李白《将进酒》,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将进酒》

【解题】
   汉乐府《铙歌》篇名。为其十八曲之九。见宋郭茂倩所编《乐府诗集》卷一六《鼓吹曲辞》。内容为抒写饮酒放歌时的感情。后萧统、李白、元稹、李贺等人均有根据此旧题创作的诗篇。
   
   诗题一作《惜空酒樽》。其写作年代,说法不一。有人认为作于天宝年间赐金还山以后,另一说认为写于开元年间首次人长安失败而归之后,与《襄阳歌》、《梁园吟》的创作时期相近。该诗在沿袭乐府旧题的基础上,进行新的创造。于及时行乐,开怀畅饮的抒写中,透露出抑郁失意和对不合理社会现实愤懑的情绪。萧士赟曰:“太白填之以申己意。”(《分类补注李太白诗》)全诗感情充沛,气势奔放,瞬息万变,不可羁勒,鲜明地表现出李白诗歌“发想无端,如天上白云,卷舒灭现,无有定形”(方东树《昭昧詹言》)的特点。其中“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四句用兴和比的表现手法写时不再来,“天生我材必有用”、“钟鼓馔玉不足贵”以直接议论抒情反映其积极用世和蔑视富贵的思想,均是传诵千古的名句。
 
李白的诗歌今存九百九十多首。大量的抒情诗歌充分表现了诗人非凡的抱负,奔放的激情,豪侠的气概。”唐代饮酒之风甚广,大诗人李白也不例外。李白经常醉酒吟诗,故有“酒仙”之称。《金华地方风俗志》中记载“酒作坊供奉杜康,酒店供奉李太白”。造酒业人士以“酒神”杜康为祖,卖酒者以李白为祖。在很多的酒店内都供奉李太白为祖师爷。
 
 
【全诗】
 
将进酒
.[唐].李白.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
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赏析】
 
     李白一生与酒结下不解之缘,有“酒仙”之称。他的饮酒诗篇最能表现其狂放率真的个性,《将进酒》就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之作。
开元二十二年(734)秋,岑勋到嵩山元丹丘处,因仰慕李白,请元丹丘再次邀李白来到嵩山颍阳山居,时正当李白首次入长安失意归来,三人置酒高会,开怀痛饮,席间李白乘兴写成此诗。《将进酒》为乐府旧题,属《鼓吹曲·铙歌》,古辞及前人之作均为短篇小诗,多写饮酒放歌。李白衍为长篇,抒发人生短倏、功名难成之苦闷,宣泄磊落不平的郁愤,表达鄙弃世俗、蔑视富贵的傲岸精神。
 
     诗篇发端以狂飚突起之势,用惊心动魄的两组排比长句,唱出深沉的人生感慨。前一个“君不见”,以“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壮伟景象,比喻光阴一去不返; 后一个“君不见”,以“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的夸张描写,比喻人生短暂。两句相互衬托,气势豪纵,奠定了全诗狂放的主旋律。既然人生短促,时光飘忽,功业难成,内心的郁闷又无以排解,何不及时行乐、忘却痛苦呢?诗自然地落入题意: “人生得已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所谓“人生得意”,并非世俗所指的高官厚禄,而是指人生的适性快意,也就是“莫使金樽空对月”的欢情。但是,诗人真的愿遁入醉乡、游戏人生么?否,诗人实不得已而为之,为的是想摆脱现实中人生的痛苦,并非真的颓唐不振,其内心深处还是向往着功名和理想。所以接着高唱出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表达了诗人的乐观信念,肯定自我价值,这与同时期写的《梁甫吟》、《梁园吟》诸诗一样表达了对前途充满信心。于是诗人沉浸到酣畅淋漓的纵情欢乐中,“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盛大的排场,夸张的酒量,使一切凡夫俗子为之咋舌!诗至此,一变为四个三言句:“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短促的音节、毕肖的声口,诗人自画了一个酒酣耳热的醉狂形象,而且他还要“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真率地要酒友听他狂歌一曲。吟诗放歌,将酒兴推向高潮,随之诗意又起波澜,转为激愤。诗人借酒酣进一步发泄郁愤,表示对现实的不满。豪门贵族的“钟鼓馔玉”,诗人以为“不足贵”,表达对富贵的轻蔑态度。“但愿长醉不复醒”,表达了诗人对现实黑暗的激愤。自古仁人志士皆壮志难酬,空耗壮心,默默无闻,只有那些狂歌醉酒、愤世疾俗的高士留下不朽的名声。这里,也隐含着诗人心头的痛苦和愤怒,于是借古人曹植昔日欢宴平乐之事,抒发自己“斗酒十千恣欢谑”的豪情。此句化用曹植《名都赋》中“归来宴平乐,美酒斗十千”之句。至此,诗人的酒兴又一次推向高潮,竟狂言无忌,高喊“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一切贵重的财物又算得了什么,只求一醉才是最重要的。结句逼出“与尔同销万古愁”,豁然点出诗旨,原来狂歌痛饮是为了销却“万古愁”!这正如大河奔流之后,于浩茫愁思中,仍有回荡不尽的慷慨和不平。
 
     全诗以明快的节奏和参差的句式,以及跳跃性的韵律,抒发汹涌奔腾的郁愤悲慨,表面豪放不羁,实则苦闷无奈,深沉之悲凉以豪语出之,诗中直见诗人秉性、气度、情操,烘托出拔尘的人格力量,其感情如东海波涛,澎湃激越,“一往豪情,使人不能句字赏摘,盖他人作诗用笔想,太白但用胸口一喷即是,此其所长。”(严羽评点李集)
 
    郁贤皓,倪培翔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3-02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zuozhe/libai/mingshishangxi/38690.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