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句》

2019-05-22 可可诗词网-红楼梦诗词鉴赏 https://www.kekeshici.com

《吟句》贾宝玉

贾宝玉

内典语中无佛性,

金丹法外有仙舟。

第一百十八回“惊谜语妻妾谏痴人”,写薛宝钗、花袭人以古圣先贤的忠孝之道劝诱宝玉放弃“遁世离群”之想,要“从此把心收一收,好好的用用功。但能博得一第,便是从此而止,也不枉天恩祖德了!”其实,她们并未能说服宝玉。宝玉最初和他们辩驳,后来一听薛、花二人的话“不离其宗”,也就不再对牛谈琴,只是“听了,也不答言,只有仰头微笑”,或“低头不语”。及至见到贾兰送来贾政要他们“好生读书”的书子(信)时,“宝玉点头不语,默默如有所思”。当贾兰问到作文时,宝玉说也要作上几篇熟一熟手,“好去诓这个功名”。“诓”字,说明宝玉考科举并非出自心愿,而是以此来欺骗父母及妻妾,这正是他“默默如有所思”的结果。后来,他又进一步使他们放心,让麝月把《庄子》收了,把自己一向爱读的佛道书籍如《参同契》等都搬了搁在一边,并向宝钗表示:“我还要一火焚之,方为干净!”同时又吟出这两句话来。

“内典”,指佛经;“金丹”,指道家为求仙所炼之丹丸。这两句意谓:读了佛经,如不觉悟,也达不到通佛性的地步,成不了佛;而炼金丹也并非是成仙的唯一途径,在其法外还有仙舟可乘,同样可以成仙得道。显然,这两句话是宝玉自言自语的心里话,是对宝钗等说教的有力回击。可是,宝钗并未听懂。后来的情节发展证明,宝玉用功读书也好,前去赴考也好,全是假的,全是做给他们看的。最后走出考场,终于到世外去悟“佛性”、乘“仙舟”去了,去实现他的“遁世离群”之想。从贾宝玉性格的发展看,他对封建大家庭所作的反抗,可以说是达到应有的高度了。至于说他虽有这样的誓言,却还要结婚生子、考中举人,有人认为这是续书人把自己的仕途人生观强加给宝玉的,是违背曹雪芹原著题旨的。其实,曹雪芹著书的设想,只是他提笔之初的构思。作家计划要写什么和真正写起来,却往往是有出入的。作家写作实践中改变原计划的事彼彼皆是。谁也不能断定曹雪芹自己就一定按原计划一点不变地一气写到底。何况高鹗是续作者,他应该有他自己的创作自主性,应该有自己对曹著的独特理解与体会。我们在鉴赏后四十回时,不应一味地把原作与续作对立起来。要去掉偏见,多发现续作中有价值的东西。宝玉生于钟鸣鼎食、世代簪缨的豪门,自幼受的是封建正统教育,又在大观园里过着与世隔绝的封闭式生活,他的反抗能到此程度已是难得的了。要不是他长期受女奴们的感化熏陶,要不是他一心想探求外界的新事物,要不是从外界获读到一些离经叛道的读物,要不是受佛老思想的影响,他又怎能形成叛逆性格?他能勇敢地由“入世”牢笼走出来再投到“出世”的新天地去,这无论如何也得说是具有较深刻的反封建意义的。而且在学佛老中,他还能抛弃教条束缚,要靠自身努力去修炼、去悟出真正的佛性来,也就更不同一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