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

2019-05-22 可可诗词网-红楼梦诗词鉴赏 https://www.kekeshici.com

《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



黛玉:三五中秋夕,

湘云:清游拟上元。撒天箕斗灿,

黛玉:匝地管弦繁。几处狂飞盏,

湘云:谁家不启轩。轻寒风剪剪,

黛玉:良夜景暄暄。争饼嘲黄发,

湘云:分瓜笑绿媛。香新荣玉桂,

黛玉:色健茂金萱。蜡烛辉琼宴

湘云:觥筹乱绮园。分曹尊一令,

黛玉:射覆听三宣。骰彩红成点,

湘云:传花鼓滥喧。晴光摇院宇,

黛玉:素彩接乾坤。赏罚无宾主,

湘云:吟诗序仲昆。构思时倚槛,

黛玉:拟景或依门。酒尽情犹在,

湘云:更残乐已谖。渐闻语笑寂,

黛玉:空剩雪霜痕。阶露团朝菌,

湘云:庭烟敛夕棔。秋湍泻石髓,

黛玉:风叶聚云根。宝婺情孤洁,

湘云:银蟾气吐吞。药经灵兔捣,

黛玉:人向广寒奔。犯斗邀牛女,

湘云:乘槎待帝孙。虚盈轮莫定,

黛玉:晦朔魄空存。壶漏声将涸,

湘云:窗灯焰已昏。寒塘渡鹤影,

黛玉:冷月葬花魂。

妙玉:香篆销金鼎,脂冰腻玉盆。

箫增嫠妇泣,衾倩侍儿温。

空帐悬文凤,闲屏掩彩鸳。

露浓苔更滑,霜重竹难扪。

犹步萦纡沼,还登寂历原。

石奇神鬼搏,木怪虎狼蹲。

赑屃朝光透,罘罳晓露屯。

振林千树鸟,啼谷一声猿。

歧熟焉忘径,泉知不问源。

钟鸣栊翠寺,鸡唱稻香村。

有兴悲何继,无愁意岂烦。

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

彻旦休云倦,烹茶更细论。

联句是指两人或两人以上共作一诗,相联成篇。一般是由一人出上句,对者续下句成联,再出上句,这样轮流相继,往复成篇。这种联句诗,多用在饮宴中佐酒助兴或朋友间应酬唱和,文句不可能做到严格推敲斟酌,当然也不可能有严肃的主题和深刻的思想内容。

这首联句诗,前二十二韵由黛玉、湘云联吟,后十三韵由妙玉续成。在《红楼梦》这部作品中,这三个人诗才横溢,文思有如泉涌。因而她们的联句诗感情细腻,属对工稳,语态灵活,音韵和谐,读来琅琅上口。这就有别于一般联句诗在艺术上的粗疏和语言上的欠推敲的毛病。

《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亦称《凹晶馆联句》)见于《红楼梦》第七十六回。诗作于抄检大观园之后。抄检大观园,是贾府中主与主、主与奴、奴与奴之间各种矛盾激化尖锐的必然结果。这场轩然大波,是贾府“一败涂地”的直接原因。自此,昔日鼎盛兴旺的贾府家运乖蹇,颓象丛生。那些“象乌眼鸡似的,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的贾府中的人们,一个个或病或死,或驱或撵,一套“尊卑有等,长幼有序”的封建秩序被打乱了,处在风雨飘摇中的贾府,面临的将是灭顶之灾。

中秋之夜,贾母与子女儿孙们聚宴凸碧山庄赏月。二更以后,贾母把媳妇、姑娘们留下,打算再乐一阵子。可是宝钗、宝琴不在,李纨、凤姐生病,宝玉因晴雯病重而离席,探春因家境不顺而烦恼……大家“寂然而坐”、“不禁伤感”。樽俎之间,让人觉得贾府已今非昔比。当年秦可卿葬仪的隆盛、元春归省的豪华,与眼下强作欢颜的中秋月夜的凄清冷落情景恰成鲜明对比。赏月席散之后,黛玉、湘云并没去睡,她们来到山坡下凹晶馆的卷蓬底下赏月联诗,借以寄托她们孑然一身、飘零孤寂的身世之慨,反映出贾府没落衰颓的景象。

诗的前十一联是写“撒天箕斗灿,匝地管弦繁”、“良夜景暄暄”、“蜡烛辉琼宴,觥筹乱绮园”的节日气氛。星斗满天,管弦遍地,家家开怀畅饮,户户开轩赏月,老人争饼,年轻姑娘分瓜……。诗中对节日气氛用了许多华丽辞藻极力渲染,铺陈炼饰。但是,透过字里行间,让人觉察到的是故作精神,强颜欢笑。原来诗人们是以盛景写衰败,以乐寄哀。这种喧闹的节日气氛,并不能掩饰贾府的衰败在每个人心目中投下的阴影。

从“构思时倚槛”一句起转入诗的第二部分。同前一部分写乐景成为鲜明对照,这部分重点在写哀音。不但写出黛玉、湘云拟句时“倚槛”、“依门”的神态、动作,也展示出她们孤独、寂寞的心情和不知归依的身世之慨。“酒尽情犹在,更残乐已谖。渐闻笑语寂,空剩雪霜痕。”写酒尽更残、乐止语寂的冷落情景。一个“情”字大有深意。说明贾府的盛衰荣枯,都深系着每个人的命运。尤其是对寄人篱下,“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的黛玉,更有切肤之感,无不在心中引起激荡的涟漪。因而发出了气数将尽的悲音:“阶露团朝菌”、“壶漏声将涸”、“冷月葬花魂”,表现出一种强烈的悲剧感、幻灭感,也是她不久将泪尽而逝的预感。湘云自幼父母双亡,由叔父忠靖侯史鼎抚养。她与黛玉在身世处境方面,都是寄人篱下的,有诸多相似之处,因而能引为同调。她的“庭烟敛夕棔”、“虚盈轮莫定”、“寒塘渡鹤影”也预示着她将遭受厄运、身无所托的悲剧结局。这些诗句,既是对自身遭际的悲悼,也是对万恶的封建制度的控诉和诅咒。

妙玉所续为第三部分。妙王深感湘、黛联句过于“颓败凄楚”,就自告奋勇来“续貂”,想把这种悲凉调子“翻转过来”,于是在夜尽晨来,雄鸡报晓,晨钟鸣响上作文章,但事与愿违,反倒为全诗涂上了一层更加凄厉的色彩:嫠妇悲泣,清猿哀啼,露浓苔滑,霜重竹冷……。贾府无可挽回的衰败情景,连遁入空门、能辨歧途、脱离凡尘的妙玉也深深体味和领悟到了。妙玉也终于随着贾府衰败的大潮,流落瓜洲渡口,落在人间最肮脏、最屈辱的地位……

《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是作品中情节发展、人物性格、矛盾冲突进一步的渲染,是作品情节的补充和升华。它预示,处在风雨飘摇之中的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末日已经不远,并为这个封建大家族的灭亡敲响了丧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