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贾政议探春婚事书》

2019-05-22 可可诗词网-红楼梦诗词鉴赏 https://www.kekeshici.com

《与贾政议探春婚事书》周琼

周琼

金陵契好,桑梓情深。昨岁供职来都,窃喜常依座右。仰蒙雅爱,许结朱陈,至今佩德勿谖。衹因调任海疆,未敢造次奉求,衷怀歉仄,自叹无缘。今幸棨戟遥临,快慰平生之愿。正申燕贺,先蒙翰教,边帐光生,武夫额手。虽隔重洋,尚叨樾荫。想蒙不弃卑寒,希望茑萝之附。小儿已承青盼,淑媛素仰芳仪。如蒙践诺,即遣冰人。途路虽遥,一水可通。不敢云百辆之迎,敬备仙舟以俟。兹修寸幅,恭贺升祺,并求金允。临颖不胜待命之至! 世弟周琼顿首。

这是镇海统制周琼写给外任江西粮道衙门的贾政的一封书信,见《红楼梦》第九十九回,内容是与贾政商议求他的女儿贾探春作儿媳的事情。这封书信,骈词骊句,滥讲客套,是我国旧时常见的一种书信形式。为了适应这种骈骊的文体,信中用了不少典故,以求节约文字,且雅致大方,尚有一定文学价值。

全书可分作三个层次,每个层次讲一个意思,逐层深入地讲明了自己的意图。头一层,由“金陵契好”至“自叹无缘”十一句,先回顾早年贾政曾许亲而未议定的原因:“只因(自己)调任海疆,未敢造次奉求”,但“衷怀歉仄”,深感遗憾,只得“自叹无缘”。契好:即友好,情投意合、心照不宣之好朋友。桑梓:故乡之代称,典出《诗经·小雅·小弁》:“维桑与梓,必恭敬止。”古代家宅四周多种桑树与梓树,后人因以作故乡之代词。汉代张衡《南都赋》:“永世克孝,怀桑梓焉。真人南巡,怀旧里焉。”朱陈:两姓缔结姻缘之代词。本为村名,在今江苏省丰县东南。典出白居易《朱陈村》诗:“徐州古丰县,有村曰朱陈;一村唯两姓,世世为婚姻。”后遂用朱陈为两姓缔结婚姻之代词。

第二层由“今幸棨戟遥临”,到“尚叨樾荫”,共八句,述说今日修书求婚的缘由:贾政外放粮道,双方相近。棨戟遥临:典出唐代王勃《滕王阁序》:“都督阎公之雅望,棨戟遥临。”棨戟,有彩帛套子或涂上油漆的木戟,古代官吏出行时作前导的一种仪仗。这里指贾政调任江西粮道。燕贺:道贺的谦词。语本《淮南子·说林训》:“大厦成而燕雀相贺。”这里用以表示对贾政新任官职的庆贺。先蒙翰教:先在信中蒙受你的指教。边帐光生:边地的军帐之内为之增加光彩,因周琼是武人,所以这样写。额手:以手加额,表示庆幸。典出《宋史·司马光传》。叨:承受。樾(yue)荫,指两木交聚合成的树荫,典出《淮南子·人间训》:“武王荫暍(中暑)人于樾下。”这里用以指别人的荫庇、关照。

第三层,由“想蒙不弃卑寒”至末尾,正式提出求探春为儿媳妇,请求允诺。“想蒙不弃卑寒,希望茑萝之附。小儿已承青盼,淑媛素仰芳仪。”提出求婚。“茑(niao)萝之附”,典出《诗经·小雅·頍弁》:“茑与女萝,施于松柏。”茑与女萝,都是蔓生植物,附于他物上生长。这里是说与贾家结亲,可以有所依附,是自谦之词。青盼:爱重。淑媛:即令爱,指探春。芳仪:美好的仪容。“如蒙践诺,即遣冰人。途路虽遥,一水可通。不敢云百辆之迎,敬备仙舟以俟。”如果同意通婚,即派媒人前去正式说媒。道路虽远,但有水路可以直达。迎娶新娘,虽不敢说以百辆车子迎送,以仙舟远接自然是不成问题的。冰人,即媒人。《晋书·索紞传》载:孝廉令狐策梦见自己立在冰上与冰下人谈话,索紞为之解梦,曰“冰上为阳,冰下为阴”,“为阳语阴,媒介事也”。后来令狐策果然为田、张两家作媒。后人遂以冰人称媒人。“百辆之迎”,典出《诗经·召南·鹊巢》:“之子于归,百辆御之。”古时候诸侯女出嫁,以百辆车子迎送。这里是说要隆重地迎娶探春作新妇。最后,“兹修寸幅”,简短的书信,“恭贺升祺”,祝对方增加福分,“并求金允”,请求应允。“临颖不胜待命之至”,颖:笔锋。是说当我今日提笔写这封书信之时,肯切地期待着你的答复!

从这封书信中“仰蒙雅爱,许结‘朱陈’”的话可以看出,探春的婚事是贾政过去曾答允过的,所以如今投书求婚,当然一议就定了。王夫人也心甘情愿:“孩子们大了,少不得总要给人家的。就是本乡本土的人,除非不做官还使得,要是做官的,谁保得住总在一处?只要孩子们有造化就好。”当然,“宝玉自然难割难分”,但是,“探春便将纲常大体的话,说的宝玉始而低头不语,后来转悲作喜,似有醒悟之意。于是探春放心,辞别众人,竟上轿登程,水舟车陆而去”(《红楼梦》第一百零二回)。这样的描绘与原作的描写与构思,不大相符,但是,续作者所拟作的这封信札,还是比较典雅,颇有文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