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珂《冰清古琴》

岳珂《冰清古琴》

嘉定庚午1,余在中都2。燕李奉宁坐上客有叶知几者3,官天府4,与焉。叶以博古、知音自名5。前旬曰,有士人携一古琴至李氏鬻之6,其名曰“冰清”。断纹鳞皴7,制作奇崛8,识与不识,皆谓数百年物。腹有铭9,称晋陵子题10。铭曰:“卓哉斯器”1!乐惟至正12。音清韵高13,月澄风劲14。阴阳潜感19,否藏前镜20。人其审之21,岂独知政22!”又书:“大历三年三月三日上底23,蜀郡雷氏斲24。”凤沼内书25:“正元十一年七月八日再修26。士雄记27。 ,,”

李以质于叶28。叶一见色动29,掀髯叹咤30,以为至宝。客又有忆诵《渑水燕谈》中有是名者31。取而阅之,铭文、岁月皆吻合32,良是33。叶益自信不诬34。起,附耳谓主人曰:“某行天下,未之前觌35,虽厚直不可失也36!”李敬受教37,一偿百万钱38。鬻者撑拒不肯39,曰:“吾祖父甘宝此,将贡之上方40;大珰某人固许我矣41。直未及半,渠可售42。”李顾信叶语,绝欲得之。门下客为平章44,莫能定。

余觉叶意,知其有赝45,旁坐不平。漫起周视46,读沼中字,皆历历可数,因得其所疑。乃以袖覆琴而问叶曰:“琴之美恶,余姑谓弗知;敢问 ‘正元’何代也?”叶笑未应。坐人曰:“是固唐德宗,何以问为!”余曰:“诚然。琴何以为唐物?”众哗起致请47。中书 ‘正’从‘卜’从‘贝’ 50,是矣。而‘贝’字缺其旁点,为字不成,盖今文书;令也51,唐何自知之52?正元前天圣二百年53,雷氏乃预知避讳,必无此理!是盖为赝者徒取《燕谈》以实其说54,不知缺文之熟于用而忘益之56。且沼深不可措笔57,修琴时,必剖而两,因题其上。字固可识,又何疑焉!”

众犹争取视,见它字皆焕明,实无旁点,乃大骇。李更衣自内出57,或以白之,。抵掌笑58。叶惭曰:“是犹佳琴,特非唐物而已。”李不欲逆59,勉强薄酬,顿损直十之九,得焉。鬻琴者虽怒,而无以辞也。它日,愚诸途,頩而过之60

今都人多售赝物,人或赞美,随辄取赢焉61;或徒取龙断者之称誉62,以为近厚63?此与攫昼何异64?盖真敝风也!

【注释】 1嘉定庚午:宋宁宗嘉定三年(1210)。 2中都:即都中,指临安。 3燕:周代国名,其地在今河北省北部一带。李奉宁:生平未详。叶知几:名士,请客。 4官天府:在皇帝的内府工作。 5博古:博通古事。知音:精通音律。自名:自诩。 6士人:读书人。这里指古董商的伪装身份。鬻(yu育):卖。 7断纹鳞皴(cun村):琴上涂的漆因时间久,裂成细纹,象鱼鳞和皮肤皴裂那样。 8奇崛:奇特。9腹:指琴的底面。铭:题字。 10晋陵子:宋王辟之《渑子燕谈录》卷八记“冰清”琴条有云:“或以晋陵子杜牧之道号。” 11卓:旧绝。 12乐惟至正:乐器中音最纯正。 13音清韵高:间韵清朗而高昂。 14月澄风劲:象月亮那样明朗、风那样强劲。 15三全;指闲暇时。魏董遇言读书当以三余,即“冬者,岁之余;夜者,日之余;阴雨者,时之余。” 16泛:泛声。宋陈赐《琴声经纬》:“左微按弦,右手击弦,冷冷然轻清,是泛声也。”机:机心,指杂念。 17雪夜敲冰:喻琴声清冽。 18霜天击磬:喻琴声悠场。 19阴阳潜感:琴声随天气的阴雨和晴朗而暗暗地变化。 20否藏前镜:坏与好从琴声中先知道。《礼记·乐记》:“是故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政和;乱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 21审:审察。 22知政:了解政事。 23大琴面,下边的一块叫琴底,用漆灰合缝叫上底。 24蜀郡雷氏:唐代成都有雷姓制琴名手九人,真“冰清”琴出自谁手,说法不一。 25凤沼:琴下面一木凿有两孔,前名龙池,后名凤沼。 26正元:即唐德宗年号“贞元”,宋因避仁宗赵祯的讳,把同音的“贞”改作“正” (读“征”)。27士雄:生平未详。 28质:问,请教。 29色动:变色动容。30掀髯:笑时启口,胡须为之张起。 31 《渑水燕谈》:即《渑水燕谈录》。 32铭文、岁月皆吻合:《渑水燕谈录》卷八所载“钱塘沈振蓄一古琴,名‘冰清’。腹有晋陵子铭……士雄记。”其铭文与琴上所记全同。33良是:果然。 34不诬:不错。 35觌(di敌):见。 36厚直:高价。直,通“值”。 37敬受教:恭敬地接受教言。 38偿:还价。 39撑拒:以手示不同意。 40贡之上方:把它进贡给皇帝。41大珰:有权势的宦官。 42渠:那,怎么。 43顾:能“固”,坚决。 44平章:品评,即议价。 45赝(yan雁):假。 46漫起:缓起。周视:仔细看一遍。. 47哗起致请:一哄而起质问。 48“元”字上一字:指“贞元”的“贞”字。 49昭陵:宋仁宗赵祯陵寝,指代赵祯。讳:避讳,就是把与“祯”同音的“贞”字末一笔缺写而成“贞”。 50书“正”,从“卜”从“贝”:因避讳故,将“贞”写作“正”,今读应为“书‘贞’从‘卜’从‘贝’”。 51今文书令:当今(宋朝)文书的规定。 52何自:何从。 53天圣:宋仁宗初即位的年号。54《燕谈》:即《渑水燕谈录》。 55不知缺文之熟于用而忘益之:没有注意习惯将“员”字的末一笔不写而忘了要加上这一毛。 56措笔:用笔写字。 5更衣:上厕所。 58抵掌:拍手。 59逆:违忤,伤情面。 60頩1 (pin砰):怒见于色。 61赢:高价。 62龙断:垄断。称誉:吹嘘。 63近厚:价钱合适。 64攫昼:白天抢劫。

【今译】 嘉定庚午年,我在都城临安。燕人李奉宁座上有叫叶知几的请客,在皇室内府当差,也在座。叶自诩博通古事。精通音律。前十天,有一士人携带一架古琴到李家出售。琴名叫“冰清”。琴上的涂漆断裂成细纹,象鱼皮和皮肤开皴那样,制作得十分奇特,识货的或不识货的,都说这是有几百年历史的古物。底部有铭文,称晋陵子题。铭文道:“卓绝呀这琴,在乐器中音最纯正。音韵清朗高昂,象月那样明朗风那样遒劲。在神情清爽的暇时弹奏,绝妙的泛声消除胸中的杂尘。悠扬清冽的琴声,犹如雪夜敲冰,霜天击磬。天气的阴晴琴声暗暗反映,世道的理乱琴声事先感应。人们呀可要详加审察,怎么只是从琴声中了解时政!”又写道:“大历三年三月三日上底,蜀郡雷氏斵”。琴的凤沼里面写道:“正元十一年七月八日再修,士雄记。”

李奉宁拿着琴向叶知几请教。叶一见变色动容,掀髯张口惊叹诧异,认为是极为贵重的宝物。有一客人又背诵《渑水燕谈录》,说其中载有制作人为晋陵子。拿琴来看,铭文和年月都吻合,果然如此。叶知几更加自信不错。起身,凑着耳朵对主人说:“我走遍天下,从未见过这古物,即使出高价也不要错过机会!’”李恭敬地听信他的教言,开口还价一百万钱。卖主以手示意不肯,说道:“我自祖父开始世代以此为宝,将要把它进贡给皇帝;有权势的宦官某人已经答应了。价钱不到一半,怎么能出售呢。”李奉宁坚信叶知几的话,极想得到它。座中的清客给他讨价还价,未能定下来。

我觉察到叶知几的心意,知道这琴是假冒物,在一旁心中代为不平。缓缓起身把琴仔细看了一遍,读了凤沼中的题字,都历历在目数得清楚,于是我找到了可疑之处。我用袖子覆盖着琴问叶知几道:“琴的好坏,我姑且说不知;我敢问一声‘正元’是哪一朝代?”叶知几笑笑没有回答。座中的人说道:“就是唐德宗的年号,为什么要问呢?”我说:“的确如此,但凭什么说琴是唐代之物呢?”大家一哄而起质问他。我就指着凤沼中的字告诉他们说:“‘元’字上一个字,在本朝是昭陵的避讳字,凤沼中写的‘正’字,从‘卜’从‘贝’才是。而‘贝’字缺旁一点,这个字没有写完整,原本是当今文书规定如此,唐朝又从哪里知道这规定呢?正元早于天圣二百年,雷氏却预先知道要避讳,一定没有这个道理!这把琴原来是做假的人只是用《燕谈》中的记载来证实他的说法,而不知这缺笔字写得习惯了而忘记应该加上一笔。再说凤沼很深不能下手用笔写,在修琴时,一定是剖开分成两片,就题写在上面。字原本可以识别,又有什么疑问呢!“

大家都争着拿琴来看,见其它的字都很显眼明白,而“贞”字确实没有旁边一点,才大为诧异。李奉宁入厕后从里屋出来,有人把这话告诉他,他拍手而笑。叶知几惭愧地说:“这琴还是好琴,只不过不是唐代的东西罢了。”李不想伤了情面,勉强减低了价钱,顿时减了十分之九,买了下来。售琴的人虽然恼火,可是又没有话好说。以后在路上碰上他,他都怒气冲冲地走过。

如今京都的人很多出售假冒品,如果有人从旁加以赞美,随即得到高价;或者只是听取垄断市场的投机商的吹嘘,以为价钱合适。这种情况,同大白天到市场去抢钱,又有什么区别呢?这真是坏风气呢!

【总案】 《冰清古琴》,是一篇随笔性的小品文。它不仅确凿指出了伪古琴之伪,而且对名士招摇撞骗的丑恶面目,作了淋漓尽致的描绘。笔锋犀利,饶有情趣。文面虽没一字触及社会现实,但通过伪古琴的出现,追其根源,自有现实世风隐于文后。在“直把杭州作汴州”的时代,南宋统治者以及士大夫们沉迷于声色狗马之中而忘了国耻,赏玩保有古琴之类自然成为他们的雅事。宋孝宗不就“出内帑千金以赐”,得到了古董商不远千里献来的“霹雳”古琴吗?了解这些,并不难知道岳珂为什么要用如许多的笔墨写冰清古琴了。在作者的笔下,不仅那古琴现了伪的原形,而且以“博士、知音自名”的名士和以赝琴索高价的古董商也现了原形。叶氏见古琴,“掀髯叹咤,以为至宝”,“自信不诬”,并附耳主人说:“某行天下,未之前觌,虽厚直不可夫也。”及古琴之伪得到确证,他虽有惭色,却强为掩饰,说什么“是犹佳琴,特非唐物而已”,其厚颜无耻之状可掬。至于描写古董商人的丑态,更是入木三分。他携伪琴诣李氏所出卖,不仅以“冰清”美其名,而且伪造腹铭以美其用。当李氏以百万钱买之时,他以谎言相骗,说什么“吾祖父宝此,将贡之上方,大珰某人固许我矣。”在真实面貌被揭露之后,他才“损直十之九”卖之。作者用“虽怒,而无以辞”、“它日,遇诸途,頩而过之”等语,写尽了古董商气急败坏的情状,形象十分生动。对伪琴、名士、古董商的描写愈形象生动,其末尾抨击世风就愈有力,其“此与攫昼何异”的反诘和“盖真敝风也”的感慨就愈有力。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6-12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niandaishici/tssanwen/170749.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