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士祯《杜工部祠五首(选二首)》

2019-06-22 可可诗词网-名胜游记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王士祯《杜工部祠五首(选二首)》

王士祯

浩劫遗祠在,依然白帝城。

岸连巫峡影,门对蜀江声。

太息隆中业,平生庾信情。

艰难诗万首,夔府至今名。

欲去频回首,停舟滟澦堆。

东村渺云水,西阁莽蒿莱。

感事悲诸将,怀人赋八哀。

昆明遗碣在,落叶满窗台。

王士祯在清康熙十一年 (1672) 奉命主持四川乡试之后,归途经过夔州 (今四川奉节),舍舟登岸,瞻仰古迹,写了《杜工部祠五首》。这里选录了其中两首。杜工部,就是唐代伟大诗人杜甫。因为他在剑南节度使严武幕中任参谋时,严武曾保荐他为检校工部员外郎,所以也称杜工部。杜工部祠在夔州府治以东10里。

诗的前一首说,屡经天灾人祸,战火兵燹,杜工部祠虽然残破荒凉,却还存在; 白帝城由于常修葺,故尔依旧完好。“岸连巫峡影,门对蜀江声”,形容杜工部祠居山临水,地势险要。后四句是称道杜甫的事迹。杜甫对诸葛亮是敬仰备至的。在成都时写过“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 在夔州时写过“三分割据纡筹策,万古云霄一羽毛”。王士祯秉承了这些饱含赞美之情的论断,指出诸葛亮虽为实践隆中对的决策而一生辛劳,但最后“遗恨失吞吴”,使得杜甫深感惋惜而为之慨叹。杜甫对庾信也是极其同情的。在成都时写过“庾信文章老更成,凌云健笔意纵横”; 在夔州时写过“庾信平生最萧瑟,暮年诗赋动江关”。王士祯笔下一个“情”字,不仅表述了杜甫对庾信的态度,而且表明了自己的看法。诗的尾联说,杜甫一生穷苦潦倒,但从不放弃诗歌创作,流传至今的诗篇就达一干四百余首。在夔州所写的许多名篇,使得夔州也因此而闻名于世。

诗的后一首先是说自己将要离去了,但是恋恋不舍,频频回首,在滟澦堆旁湍急江流中的船只也只好停泊等候。继而说到在夔州所见到的景物——杜甫居住过的东村,本在瀼东溪旁,所以只见溪流滚滚; 西阁早已荒废不可辨识,唯有榛莽丛生了。诗的后四句是列举杜甫在夔州的重要诗篇。“感事悲诸将”,指的是讥讽时政的《诸将五首》。“怀人赋八哀”,指的是叹旧怀贤的 《八哀诗》。“昆明遗碣在”,出自 《秋兴八首》的“昆明池水汉时功,武帝旌旗在眼中”。据史书记载,汉武帝元狩三年 (前120) 修昆明池,训练水军,楼船高十余丈,旌旗招展,颇为壮观。唐玄宗亦曾在昆明池演习水战,故尔杜甫说“在眼中”,有以汉武帝喻指玄宗之意。“遗碣”是指杜诗而言,暗示昆明习战故事可因而传之不朽。“落叶满窗台”,是《登高》中“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引起的联想,既描绘眼前景色,也抒发怀古幽情,表达出对时光流逝,人事已非的慨叹。

王士祯是清朝前期的重要诗人,他的“神韵说”影响清代诗坛将近百年之久。《杜工部祠五首》并不直接地、显露地抒发感情,景物描写也没有色彩浓重的字眼,其秀润清淡的风格,清俊含蓄的语言,可以说是表现了神韵说的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