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等《改九子山为九华山联句并序》

2022-07-27 可可诗词网-名胜游记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李白等《改九子山为九华山联句并序》

李白等

青阳县南有九子山,山高数千丈,上有九峰如莲华。按图征名,无所依据,太史公南游,略而不书。事绝 (一本作“出”) 古老之口,复阙名贤之纪,虽灵仙往复,而赋咏罕闻。予乃削其旧号,加以九华之目。时访道江、汉,憩于夏侯回之堂,开檐岸帻,坐眺松雪,因与二三子联句,传之将来。

妙有分二气,灵山开九华。(李 白)

层标遏迟日,半壁明朝霞。(高 霁)

积雪曜阴壑, 飞流歕阳崖。 (韦权兴)

青荧玉树色,缥缈羽人家。(李 白)

九华山在安徽省青阳县西南部,方圆100余公里,风景清幽,为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汉代称之为阳陵山,梁朝时称帻山,唐以前称九子山。《太平御览》云:“此山奇秀,高出云表,峰峦异状,其数有九,故名九子山。”《安徽通志·舆地志》纪曰:“九子山千仞壁立,唐李白陋其名,以山有九峰为莲花,易名九华。”自李白改名九华山,此名一直沿用至今。这首诗当作于天宝十三年 (754)。是年李白自金陵到秋浦 (今安徽贵池一带),遍游秋浦、清溪、陵阳山水名胜,其间与好友高霁、韦权兴憩于夏回侯之堂,有感于九华山的神奇风光,欣然而作。

序文主要交代九华山的位置、形势,易名缘由及联句的时间、地点和情态。文字简练,来龙去脉交代得很清楚。

联句,旧时作诗的一种方式。两人或多人共作一首诗,联缀赓续成篇。初无定式,有一人一句一韵,两句一韵乃至两句以上者,依次而下。后来习用一人出上句,续者须对成一联。再出上句,轮流相继。

“妙有分二气,灵山开九华。”首联大气包举,总领全篇。古人认为阴、阳二气是造化的本源,宇宙间事事物物都由此二气构成,就像当今判定一切物体都由原子构成一样,原本具有唯物性质,后被道学家用以为谈玄之资,遂带有某种神秘的色彩。“造化钟神秀”,诗人认为九华山如此灵秀,是造化之神情感和精力汇集天成。造化之神,无所不能,他对九华山如此钟爱,必然会把自己美好的理想,体现在它的身上。九华山景色的奇秀不言可知。“灵山开九华”,“开”字含有“使动”性质,它紧承上句,示现“妙有” (即造化) 的威力,同时引导下文,暗示改九子山为九华山的缘由。诗人奇特的想象和传神的描写,空灵缥缈,气象恢宏。

“层标遏迟日,半壁明朝霞”。李白的首联境界高远,不同凡响。这就给续颔联的高霁出了个难题。高也似乎很理解这一点,既要努力保持李白开辟的高远境界,又要由虚而实,具体显现山的面貌,于是从仰视的角度,渲染出山的高大身姿和磅礴气势。九华山层峦迭嶂,耸入云霄,号称九十九峰,其中以天柱、天台、十王、莲花、独秀、芙蓉等九峰最为雄伟。对此,诗人没有作直接的描写,而是扣住“远眺”,写出印象最鲜明的主观感受。“遏”字用得奇特大胆,不仅变静景为动景,烘托出九华山的雄伟高大,而且使读者感到九华山蓄含着神奇的伟力,使“层标”的形象更具体、更突出。“层标”与“半壁”对举映衬,极言其高,用的是夸张的修辞手法。“半壁”句着意于色彩的渲染,层标遏止住春日,春日的光茫只照得九华半壁山峰一片光明。“明朝霞”是倒装句式,不说“朝霞明”,是对偶句形式上的需要。“明”字活用,生动形象、富有音韵美。这两句一动一静,照应得自然活脱。

“积雪曜阴壑,飞流歕阳崖。”颈联承接颔联的气势,但承中有转,改从俯视的角度,致力于对九华山全貌的着色,从实处突出九华山的清幽灵秀。先写皑皑的白雪映照着幽深的山壑,苍松翠竹绿得流光溢彩。再写飞湍而下的急流瀑布喷泻在向阳的崖石上,仿佛飞花溅玉,经阳光一照,山崖也显得更加有灵气了。“曜阴壑”与“喷阳崖”互相映衬,一静一动,妙景天成。

“青荧玉树色,缥缈羽人家。”尾联越过中间两联,直接承继首联,以奇景再发奇想,写九华山的宗教色彩。春日与雪松相辉映,构成九华山特有的色调。一个“缥缈”,境界全出,给人一种若隐若现、若有若无,飘忽不定的神秘感。可以说,这两句既展现出九华山“普遍意义的自然美” (风景胜地),又体现了九华山“特殊意义的自然美” (佛教名山),而这种自然美,在诗人笔下,通过神奇瑰丽的幻想,虚构成一个迷离高远的仙境。诗人倾倒于眼前九华山的景象: 山峦高处的道观和佛寺隐现于竹树深处和云烟缭绕之中,似已完全脱离凡尘。在这里,神话与现实,科学与诗揉合在一起,构成一种特殊的美,诗人也情不自禁地心驰神往了。

全诗虽系三人联句,但无论从结构上,还是从内容、情调上看,都使人感到清绝、奇绝,意脉贯通,境界浑一,如出一人之手。原因除了他们都有很高的艺术造诣外,就是李白和他的两位朋友都爱恋山水,都有不慕仕禄荣进的淡泊情怀。意趣相投,联句作诗便自然一致,十分谐合了。在表现方法上,这首诗写景用了“定点换景”的方法。三位诗人“开檐岸帻,坐眺松雪”,同时远眺,观察角度或由下而上,或自上而下,或仰视,或俯视,笔下的九华山景象,互相补充映衬,融为一体。首尾两联,遥相呼应,以灵笔写灵山,自可看成是一首很好的绝句。腹联四句,一句一景,象四幅条屏一样,画出了九华山的外貌特征。而且画面动静交错,虚实相因,富有变化,表现出光彩组合的和谐统一。形式上对仗工整,很有锻句炼字的功力,全诗既表现出大自然美的宏伟壮丽的一面,也有缤纷多彩、神奇变幻的浪漫主义华赡情调。可以说,在“联句”这种形式多被用于宴饮及朋友间酬应,因而绝少佳作的情况下,这首联句却能别开生面,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的确是很难得的。九华山是山中胜境,李白咏九华山的诗篇也是他诗中的妙品。王十朋《咏游九华》中有云:“仙境曾经谪仙眼,佳名杰句两崔嵬。”用来评价这首联句,也很恰当。后人辑李白诗选,往往忽视这首联句,这不能不说是一大缺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