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诗心在江湖

2018-07-12 可可诗词网-诗词散文 https://www.kekeshici.com

从小时候的“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到大一点的“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再到现在的“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我对诗的感觉和兴趣在不断变化着,并为诗的深刻意蕴和优美语言所折服。无论是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赤胆忠心,还是李煜“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落寞失意……都给了我精神上的震撼,使我体验到了诗的魅力。[叙写自己读诗的感受,为下文描写张本。]

诗读多了,便有写诗的冲动。

曾经苦思半天,拈断数根须(头发)之后挤出了一句自忖不错的诗——“憾事千古在,何处戏人生”,并为之得意了好一阵子。随后,才思渐去,再也没法作出这么有气势的诗句来。可见,要写出一句好诗真是“难于上青天”啊!可我又没有郑板桥“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的决心,更无杜甫“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执著。[调侃的语言传达出作者对诗的痴情。]

幸好有了“阳春白雪”之后,上帝并不冷落“下里巴人”。

我既然写不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激昂,“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的豪迈,难道我还写不出“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的诙谐与通俗吗?这些诗虽说难登大雅之堂,但在江湖之中可是“畅销”得很喔!

于是乎,我渐渐喜欢作一些打油诗,因为这个简单,只要稍稍懂得一点押韵和行诗规则,基本上就能出口成“诗”。再加之先前读的诗不少,“天下文章一大抄”,拿别人的诗改一改,不也能改出很好的“诗”来吗?这与“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的古训可说是如出一辙。心动不如行动,于是便有如下“大作”:

一纸一笔走坦途/千古情愁酒一壶/亲朋好友如相问/一片诗心在江湖[诗虽一般,可“我”对诗的热爱与执著却让人感动。]

有人经常说我玩世不恭,说我瞎折腾一些不入流的玩意儿,难成大气。每每听到别人如此“褒奖”,我总是满脸堆笑,虚心接受,坚决不改。但丁说得好:“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于是我一如既往地“我行我素”。

我知道自己离李白、苏轼他们越来越远了,但我觉得走自己的路更自由、更开心。

我踏踏实实做事,老老实实做人,作的是“下里巴人”的诗,穿的是粗布衣裳,吃的是五谷杂粮。有好事者问:作这种诗怕不怕得罪人?我笑言:“我是平民我怕谁!”[简洁而掷地有声的话语,昭示了“我”的个性。]

成功揭秘

古人云: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而本文作者在诗的熏陶之下,不禁诗兴大发,尽管其“诗”不是那么典雅、精美,但它丝毫不会引起我们的反感,读着作者创作的那一首首“打油诗”,我们不由得为作者的幽默所吸引,而发出会心的微笑。

看来,只要发自真情,文章自会萌生出一种强烈的感染力。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