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改诗?

2018-06-23 可可诗词网-诗词入门 https://www.kekeshici.com

“诗者,志之所在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一首诗写完了,怎 样才算是真正完美呢?自古至今,曾流传很多“吟安一个字,捻断数 根须。”的故事,说的就是诗人写诗,必须要经过仔细推敲,斟字酌 句,认真修改后,才能最终定稿。因为只有经过反复修改才能使诗 的境界得到进一步的提高,才能够从众多的表现手法中,找到最合 适的表现手法。古人所谓“文字频改,功夫自出”,也就是这个道理。

怎样才能把诗改好呢? 以下总结以下几条意见,以供初学者 参考。

(1)调平仄。近体诗有着严格的格律规范。故写完一首诗之后, 首先要检查平仄是否有误。另外还要注意律诗中的颔联与颈联是 否符合对仗。如有不合格律者,必须调平仄。调平仄的方法有三种, 第一,置换法。即用同义词或别称置换。如中国,别称有中华、神州, 华夏、九州等;又如月亮,别称有玉兔、冰轮、玉轮、玉蟾、蟾蜍、婵 娟、玉盘、玉钩、玉镜、冰镜、嫦娥等。别称之间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互 相置换,且不改诗之原意。第二,倒装法。即用倒装句。如主移谓后: 娉婷垂柳风,点点回塘雨。宾语前置: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 君开。第三,救拗法。即用拗句。白居易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 生”便是大拗救。

(2)抠诗眼。一首诗有无灵魂,关键在于有无诗眼。诗改一字,界 判人天,便是这个道理。例如柳宗元《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 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此诗的诗眼就一个字“钓”。“钓”是 中国特有的一种文化现象,“钓”是等待,“钓”是静观其变,以待东山 再起。如姜太公在渭水之滨钓鱼,他的鱼钩,直的!而且鱼钩离水面 还有三尺!他不是在钓鱼,而是在钓一个人——周文王姬昌。后来姜 子牙辅佐周武王,打下了周朝近八百年的基业。而柳宗元则是在等 待东山再起的机会。他参与王叔文政治集团失败被贬,甚至没有栖 身之地,住在一个破庙里,非常可怜。但是即便如此,他依然没有改 变报效朝廷的心愿。这“钓”字,便为《江雪》赋予了新的内涵。

如何抠诗眼?举一例子说明:如王安石《泊船瓜洲》:“京口瓜洲 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其 中第三句的“绿”字,据南宋洪迈在其《容斋随笔》,中说,他在苏州 一位士人的家中,看到王安石写作这首《泊船瓜州》的原稿。“吴中 士人家藏其草,初云‘又到江南岸’,圈去‘到’字,注曰‘不好’,改为 ‘过’。复圈去而改为‘入’,旋改为‘满’。凡如是十许字,始定为 ‘绿’。”这一个“绿”字,诗便有了神气。为什么这个“绿”字好呢?我 们先各个分析一下:“到”太生硬。“过”让人感觉春天一下子过去 了。“入”描写不妥当。风是无形的,亦不可用“满”形容。“绿”好在 将春风写活了,感觉春风拂过,江南一下子绿意盎然,生机勃勃。所 以说,一个“绿”字,境界全出。这就是“抠诗眼”的过程。

(3)变手法。变手法,这里是指增加原诗的艺术手法。改诗前, 先看一首诗有无艺术表现手法。如果没有,则可以在改诗过程中, 运用修辞手法以增强诗词的艺术感染力。例如某诗人《槐乡行》原 作:“淡淡烟云淡淡风,满川微雨露华浓。人歌人笑天香里,鸟去鸟 来雪色中。百里诗情流细细,一林画稿影重重。漫言春只江南好,槐 苑芳期足可同。”著名诗人熊东遨改此诗说第四句为“孤平”。皆因 “鸟”字用得不好,以“蜂”易之,岂不绝妙?熊东遨的理由:试想槐花 盛开之日,正是养蜂最佳时节,让这些小精灵穿梭其间,不唯更符 生活现实,且见上句的“人歌人笑”快活得大有理由。

(4)更句式。更句式,就是说注意句式的选用,特别是律诗的 颔联与颈联的句式,不要雷同。三句式、两句式、一句式、名词语 句,错位句等句式交错使用,有利于疏密相间,偶奇互济,增加格 律诗的结构美。

例如某诗人《辛卯抒怀》原作:“远望西山暮色茫,时逢甲子忆 风霜。家乡父辈星寥落,异国妻儿日念长。蘸血抒怀歌岁月,剖心励 志见诗囊。痴情不改呼天问,卸去乌纱任楚狂。”原作首联以“远望 西山暮色茫”比兴,大佳。次句“时逢甲子”略有不妥,甲子年年有, 非今时才能逢之。改“身逢”点明自身,更为贴切。“忆风霜”是回忆 过去,不如“满风霜”更能彰显诗者六十年宦海沉浮之沧桑。颔联本 为承上,然“家乡父辈星寥落,异国妻儿日念长。”却是笔锋一转,不 知所云。另则此句隐有三大弊病,其一,“家乡”一词过于口语,非诗 家语也;其二,“父辈”对“妻儿”,人对人,不免合掌之嫌。其三,“寥 落”为偏正结构,“念长”为动宾结构,对仗不甚工整。改句“故园万 里星寥阔,辛苦多年梦漫长。”乃承上启下,承上者,风霜也。启下 者,又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不言而喻。颈联末句 在原作中最见诗性。“剖心见诗囊”自然好极,中间偏偏横着“励志” 之巨石,不能让刀斧之笔一气呵成。不如“剖开心底见诗囊”来得痛 快淋漓。后句一动,前句便要重新洗牌。以“驻在书中挥雨汗”对之, 诗有时而反手得之,也未尝不可。原作“蘸血抒怀歌岁月”之句,老 干体式。可谓空矣,应速斫之。况且“抒怀”题目中便有,此处何必又 言?诗字千金,岂可虚掷之。尾联两处用典,自然、不着痕迹,颇见功 底。“楚狂”泛指狂士,《论语·微子》:“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 兮凤兮,何德之衰! ’”故“楚狂”不能“任”,只能“做”,或“一”也。最 后改诗如:“远望西山暮色茫,身逢甲子满风霜。故园万里星寥阔, 辛苦多年梦漫长。驻在书中挥雨汗,剖开心底见诗囊。痴情不改呼 天问,卸去乌纱一楚狂。”大家可以根据原作和改诗以及点评细细 琢磨,两首诗之间的差别,如有领悟,或许能对初学者有所增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