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闷闷不乐 [澳大利亚]吉尔摩

2019-12-18 可可诗词网-外国诗歌鉴赏 https://www.kekeshici.com

啊,我们多么想痛哭一场,

痛哭会解除痛苦和悲伤!

但是人生祈求的何止

眼泪和叶落枯黄。

虽然年复一年,

眼泪簌簌落叶纷纷,

但是春天会唤起新的生气,

使人血气方刚。

可别再闷闷不乐,

免得心头之花不再开放;

悲哀哪能筑起谷仓;

它只会弃犁门旁任其锈亡。

(王国富 译)

【赏析】

《别闷闷不乐》是吉尔摩的一首著名短诗,整首诗感情丰富,清新质朴,颇具感染力。诗中,诗人以劝诫的口吻唤起人们对生活的信心,希望他们彻底地从失落与悲观中摆脱出来。

“啊,我们多么想痛哭一场,/痛哭会解除痛苦和悲伤!/但是人生祈求的何止/眼泪和叶落枯黄。”诗人开篇展现了一幅亲朋好友心灵交融的亲切场景,营造了一种心灵交流与沟通的氛围,这有利于缩短诗人与读者之间的距离,使读者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当人们处于困难与不幸时都想抱头痛哭一场,用泪水来宣泄胸中的不快。但是,这种痛苦是建立在欲望的基础之上,人如果欲望越多,他就会更加难受、更加伤心,眼泪在年复一年中不断地流落。诗人最后不禁感叹: 何时才会结束啊!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从痛苦与欲望中摆脱出来,迎接新的明天?

接下来,诗人对自己提出的问题作出了回答。她说:“虽然年复一年,/眼泪簌簌落叶纷纷,/但是春天会唤起新的生气,/使人血气方刚。”可见,诗人并没有始终停留在“悲痛”的感情基调上,她笔锋一转,秋天落叶纷飞,令人伤感。可是秋天过后不久就是春天的到来。正如英国诗人雪莱在《西风颂》中感叹道:“要是冬天已经来了,西风呵,春日怎能遥远?”这都是对未来新生活的向往与渴求。因为春天是孕育新希望和生机的季节,春风会吹散我们心头的不悦和悲伤,它能使我们从苦痛中摆脱出来,重新焕发生机。

“可别再闷闷不乐,/免得心头之花不再开放;/悲哀哪能筑起谷仓;/它只会弃犁门旁任其锈亡。”最后诗人以一种劝诫、告慰的姿态喊出:“别闷闷不乐了,”如果想到了明媚的春天,我们就不会沉溺于悲伤之中,因为我们要在春天让曾经压抑的心房开出鲜艳的花朵,擦干眼泪笑对人生,以一种积极心态面对未来。这里,诗人激情的喊声在空中环绕,从而将诗歌推向了高潮。

这首诗歌以情感取胜,没有过多的景物描写,完全是诗人真情实感的流露。总体来说,其感情基调前后发生两次变化,由开篇的悲痛到希望再到最后的振奋。这一转折一方面使诗歌有了曲折变化,另一方面也与人的心理变化过程相符合。开篇诗人直抒胸臆,中间以春天为契机形成情感的转折点,最后则是主动出击,直截了当地表达诗人的内心感受以及写此诗的目的,即倡导一种积极乐观、轻松愉快的精神格调,号召大家直面自己的人生、勇于挑战自己的未来。这或许与当时澳大利亚国内兴起的民族主义运动有关。澳大利亚百余年来一直遭受殖民主义的压迫与剥削,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心情是十分压抑的,因为他们不能完完全全成为独立自主的个体,他们总是要受到来自各方面的欺侮与剥削。但是19世纪八九十年代,澳大利亚民族运动得到迅速蓬勃的发展,这极大地激发了澳大利亚人的民族自信心和追求自由平等的强烈愿望。这首诗歌也正是应时而作,以“别闷闷不乐”的喊声道出了人们争取民族独立的信心和获取民族解放的渴望。

这首诗风格豪放不羁,节奏似骏马奔腾,具有强烈的澳洲泥土气息,结尾一句意象尤为醒豁,启人深思。这类诗歌主要是写来给丛林人、剪羊毛工人、淘金者和牧羊人口唱的,能带给民众勇气和快乐。

(喻 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