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的时光 [英国]但·罗塞蒂

2019-12-18 可可诗词网-外国诗歌鉴赏 https://www.kekeshici.com

短暂的时光短暂的爱

时辰还为你我保留着,

不知我们的天是否还亮着?

我俩还没把帘子拉开。

你仅仅在白昼最后的叹息中

感到你的灵魂正把它延长;

而我已听见夜风的哀恸,

我知道它是在替我吟唱。

短暂的时光短暂的爱

萧瑟的秋天还为我们存贮,

我们的楼阁还未倾覆,

无歌的丛林还有残叶在。

唯有透过那摇荡的树枝

我们听见潮水向大海退落,

它在我俩深深的心底

唤醒一声哀叹——为你为我。

短暂的时光短暂的爱

还属于我们,当我们未曾说穿

那个字——它会使我们的双眼

害怕把对方的心事猜。

这还不是结局: 让我们的嘴唇

在微笑中再沉默一段时光。

当结局来到时,我会告诉你

我们怎样才能最好地相忘。

(飞白译)

【赏析】

但·罗塞蒂是19世纪英国先拉斐尔派重要的代表画家,是先拉斐尔派艺术向后来唯美倾向转变的领导人物,同时也是绘画史上少有的成就卓然的画家兼诗人。罗塞蒂的艺术生涯与一系列的女性息息相关,他的妻子伊丽莎白·西德尔,爱妻去世之后他的新恋、女管家芬妮·康佛丝,他的情妇、威廉·莫里斯的妻子简·莫里斯。有人甚至评价说,罗塞蒂笔下的女人大都长着相似的两张脸,一是简,一是西德尔。此外,罗塞蒂的妹妹克里斯蒂娜,但丁《新生》中的贝娅特丽齐(西德尔于罗塞蒂恰如贝娅特丽齐于但丁)等女性形象也是罗塞蒂艺术创作灵感的源泉。

罗塞蒂中年丧偶后变得越来越沮丧。这首《短暂的时光》便是罗塞蒂悼念亡妻之作,诗人感叹与妻子相处时光的短暂,爱情的短暂,字里行间写满了诗人无尽的哀思。“哀怨”本不是西方诗歌的长项,朱光潜在谈到中西爱情诗的差异时曾说过,西方诗歌最善于“慕”,而中国诗最善于“怨”。罗塞蒂的诗是其中的一个例外了。

“短暂的时光短暂的爱”在诗中反复出现,低回婉转,传递着诗人对妻子真挚而深沉的爱。尽管诗人哀叹时光和爱之短暂,尽管诗人仍存“不知我们的天是否还亮着”、“我们听见潮水向大海退落”这样的疑虑,但诗人更多地透出一种坚定的信念: 爱仍在,因为“时辰还为你我保留着”,“萧瑟的秋天还为我们存贮,/我们的楼阁还未倾覆,/无歌的丛林还有残叶在”。诗人甚至产生了这样的幻觉:“你仅仅在白昼最后的叹息中/感到你的灵魂正把它延长”,发出了这样的呐喊:“这还不是结局: 让我们的嘴唇/在微笑中再沉默一段时光。”诗人在用自己的诗、自己的情留住时光,留住爱,他也确实做到了。此外,诗中丰富的意象、唯美的意境对后人,尤其是欧洲的象征主义运动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杨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