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诗(节选) [阿拉伯]盖斯

2022-06-24 可可诗词网-外国诗歌鉴赏 https://www.kekeshici.com

朋友,请站住!陪我哭,同纪念:

  忆情人,吊旧居,沙丘中,废墟前。

南风北风吹来吹去如穿梭,

  落沙却未能将她故居遗迹掩。

此地曾追欢,不堪回首忆当年,

  如今遍地羚羊粪,粒粒好似胡椒丸。

仿佛又回到了她们临行那一天,

  胶树下,我像啃苦瓜,其苦不堪言。

朋友勒马对我忙慰劝:

  “打起精神振作起,切莫太伤感!”

明知人去地空徒伤悲,

  但聊治心病,唯有这泪珠一串串。

这就如同当年与乌姆·侯莱希

  及其女仆乌姆·莱芭卜的历史又重演。

当年她们主仆芳名处处传,

  如同风吹丁香香满天。

念及此,不禁使我泪涟涟,

  相思泪,点点滴滴落在剑。

但愿有朝一日与群芳重聚首,

  难得像达莱·朱勒朱丽欢聚那一天:

那天,我为姑娘们宰了自己骑的骆驼,

  不必大惊小怪!我与行李自会有人去分担。

姑娘们相互把烤肉抛来传去,

  喷香肥嫩,好似一块块绫罗绸缎。

那天,我钻进了欧奈扎的驼轿,

  她半娇半嗔:“该死的!你快把我挤下了轿鞍!”

我们的驼轿已经偏到了一边,

  她说:“快下去吧!瞧,骆驼背都快磨烂!”

我对她说:“放松缰绳,任它走吧!

  别撵我!上树摘果我岂能空手还!”

我曾夜晚上门,同孕妇幽会,

  也曾让哺乳的母亲把孩子抛在一边。

孩子在身后哭,她转过上半身,

  那半身在我身下却不肯动弹。

有一天,在沙丘后她翻了脸,

  指天发誓要同我一刀两断。

法蒂玛!别这样装腔作势吧!

  果真分手,我们也要好说好散!

是不是我爱你爱得要命,对你百依百顺,

  才使你这样得意忘形,傲气冲天!

果真我的品德有何让你不满,

  把我从你心中彻底消除岂不坦然?

又何必眼中抛落泪珠串串,

  似利箭,把一颗破碎的心射得稀烂?

足不出户,闺房深处藏鸟蛋,

  待我慢慢欣赏,慢慢玩。

昴宿星座像珠宝玉带,

  闪闪烁烁挂在天边。

我躲过重重守卫去把她采,

  人若见我偷情,会让我一命归天。

我到时,她已脱衣要睡,

  帐帘后只穿着一件衬衫。

她说:“老天啊!真拿你没法儿,

  你这么胡闹,到什么时候才算完!”

我携着她的手溜出闺房,

  她用绣袍扫掉足迹,怕人发现。

穿过部落营区前的空场,

  我们来到了一块平地,在沙丘间。

我扯着她的秀发,她倒在我怀里。

  酥胸紧贴,两腿丰满,

肌肤白皙,腰身纤细。

  光洁的胸口像明镜一般。

白里透黄,像一颗完整的鸵鸟蛋,

  吸取的营养是难得的甘泉。

她推开我,却露出俏丽的瓜子脸,

  还有那双羚羊般娇媚的眼。

玉颈抬起,不戴项饰,

  似羚羊的脖子,不长也不短。

乌黑的秀发长长地披在肩,

  缕缕青丝似枣椰吐穗一串串。

条条发辫头上盘

  有的直,有的弯。

纤腰柔软如缰绳,

  小腿光洁似嫩树干。

麝香满床,朝霞满天,

  美人贪睡,独享清闲。

纤纤十指又柔又软,

  好似嫩枝,又如青蚕。

夜晚,她的容光可以划破黑暗,

  好似修士举起明灯一盏。

情窦初开,亭亭玉立,

  这样的淑女,谁不爱恋?

说什么男子都是朝三暮四,

  我心中爱你,却直至海枯石烂。

也许会有人责难,有人相劝,

但要我忘却你,却绝对无法照办!

夜幕垂下,好似大海掀起波澜,

  愁绪万千,齐涌心头,将我熬煎。

黑夜像一匹骆驼,又沉又懒,

  它长卧不起,使我不禁仰天长叹:

“漫漫长夜啊!你何时亮天?

  ——尽管白昼愁绪还是有增无减。

夜空的星星为什么像用巨绳拴在山崖上,

  眼睁睁地不肯移动一星半点!”

仿佛我在为乡亲们背水,

  步履维艰,任重道远。

走过的谷地仿佛野驴空腹,荒无人烟,

  唯有狼在嚎叫,好像赌徒在同家人争辩。

我对嚎叫的狼说:

  “咱们都是一无所有的穷光蛋,

你我都是到手就花,从不积攒,

  如今才会这样瘦弱;这样贫贱。”

…………

(仲跻昆译)

【赏析】

“悬诗”是阿拉伯贾希利叶时期(大致时限在5世纪下叶到7世纪初)文学成就的杰出代表。中古阿拉伯人特别尊崇诗人,每年要在麦加附近的欧卡兹举行赛诗会,评选出优秀作品,将其用金水描画在细麻布上,悬挂于麦加的“克尔白”古庙中,故而这些诗作被称为“悬诗”或“描金诗”。一种观点认为悬诗包括7首,而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包括了10首。悬诗被认为是传世的“格西特”长诗的精华。“格西特”是指一种抒写系列主题的诗体,具有固定的格律与结构,一般有20至100多行长,通篇有贯穿始终的尾韵,组诗包括三部分内容: 引子,比如凭吊遗址废墟开头;过渡性的赞美辞,风景描写或对往事的追忆;最后或是歌颂英雄的武功德行,或是夸耀自己的高贵豪侠,或是赞美部落生活的多姿多彩,或是叙说深奥的人生哲理,凸显诗歌的主题。“格西特”对后世诗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收录在“悬诗”中的第一首诗就是乌姆鲁勒·盖斯创作的,它享有极高的赞誉,而盖斯也被尊为阿拉伯古代的诗杰。盖斯是部落酋长的儿子,自幼过着毫无节制、放荡不羁的生活。他擅长写长诗,主要描写的就是游乐嬉戏,爱情冒险。盖斯因生活方式不符合宫中传统,被其父亲逐出王宫。后其父被杀,盖斯放弃了游乐生活,为父复仇。这首悬诗就反映了盖斯前期的生活经历。

这首悬诗是严格按照“格西特”要求写的,诗的开头部分描写的是诗人凭吊昔日情人和沙丘上的遗址,继而勾起了对往事的追忆。

诗中接着描写的就是诗人的爱情冒险了。相传诗人年轻时爱恋自己的堂妹欧奈扎。一天,诗人的族人动身向别处迁徙,族人上路以后,欧奈扎和婢女们一起到池塘沐浴,这时盖斯突然冒出,并坐到了姑娘们的衣裙上,要她们挨个出水到他面前领取衣裙。姑娘们无可奈何,只得从命。后来盖斯为了平息姑娘们的怒气,就杀了自己的骆驼,让姑娘们饱餐了一顿。盖斯要求搭乘欧奈扎的骆驼追赶族人,乘机钻进欧奈扎的驼轿,百般戏闹。此诗中诗人以幽默的笔调描写了他钻入欧奈扎的驼轿后与她调情的情形。

接着,诗人又转到写法蒂玛跟他“翻了脸”,要与他“一刀两断”;诗人还细致描写了在一个幽静的夜晚,躲进一个沙坳,与一位美丽姑娘的幽会。盖斯描绘爱情的冒险形成了一种独特风格,为历代诗人模仿——他往往以少女对诗人的突然出现感到诧异万分,并含情脉脉地嗔怪他为开始,来叙述诗人与情人之间的对话。这表现了盖斯对女性心理的深刻了解,从诗中我们也看到了盖斯擅长描写女性的惶恐、小心谨慎心理:“我携着她的手溜出闺房,/她用绣袍扫掉足迹,怕人发现。”盖斯的爱情冒险描绘展现了他对女性身体美的爱恋,体现了他对自然主义爱情的大胆追求,在诗中我们看到了他钟情的对象不止一人,这与他的身份地位是分不开的。

诗的后半部分内容比较繁杂,但主要是描写诗人流亡中所遇情景。诗人先表现了黑夜的深沉和内心的忧愁:“夜幕垂下,好似大海掀起波澜,/愁绪万千,齐涌心头,将我熬煎。”继而诗人盼望黎明的到来,但又想到即使白昼也无法给他安慰:“漫漫长夜啊!你何时亮天?/——尽管白昼愁绪还是有增无减。”可见,诗人烦恼无法排遣。接着诗人写自己背负水囊,四方漂流。诗人将自己与饿狼相比,表现了一个“形容枯槁”的漂泊者形象。

盖斯的诗歌语言朴素自然。在修辞方面,盖斯运用了大量的比喻、借喻和转喻。在描写美丽姑娘时,诗人把姑娘比作美玉,比作白羚羊,更新奇的是把姑娘比作高僧手中的一盏神灯:“夜晚,她的容光可以划破黑暗,/好似修士举起明灯一盏。”

综观盖斯的这首悬诗,我们可以知道,他的艺术特性不是建立在严密的逻辑思维上,不是建立在统一的诗歌结构上,也不是建立在刻意描绘的雕琢上。他诗歌的特点在于内容的自由,在于诗句的不拘,它们是感情与记忆的交汇,有着强烈的表现力与表达力。其诗句时而如溪水静淌,重复着那些曾使诗人高兴或忧伤的回忆;时而如山洪暴发,卷带着末朝君王悲悯的怒号。他的诗既是爱情冒险的自白、流亡生活的回忆、壮丽自然的描绘,又是忧伤、悲愤心灵的呻吟与咏叹,既向外,也向内。

乌姆鲁勒·盖斯开创了贾希利叶时期诗歌的一个新阶段——使长诗在内容上得以扩展,形式上得以完善。他是第一位采用凭吊遗址、回忆情人这种起兴方式的诗人,也是最早运用比喻、借喻等修辞手法的诗人,在诗歌艺术上也为后人树立了一个榜样。同时,他丰富了阿拉伯诗歌中对沙漠、动物、植物以及云电等自然景物的描写,为后来者保留了一份丰富的遗产,也启示了当代的我们对大自然的关注。

(黄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