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的集市(节选) [英国]克·罗塞蒂

2019-12-18 可可诗词网-外国诗歌鉴赏 https://www.kekeshici.com

每逢清晨和黄昏,

姑娘们听到小妖精在叫卖:

“来买我们果园的水果,

来买呀,来买:

苹果和榅桲,

柠檬和香橙,

胀鼓鼓的樱桃没有鸟儿啄过,

甜瓜和山莓,

粉红的毛茸茸的蜜桃,

紫黑的一球球的桑葚果,

野的自由生长的蔓越橘,

野苹果和悬钩子果,

波萝蜜和乌莓,

杏子和草莓——

全都一齐熟透,

赶在这夏天的时候——

晨光不等待,

黄昏飞得快,

来买呀,来买;

刚摘的葡萄多么新鲜,

石榴美好又饱满,

椰枣和布拉斯李,

青梅和稀奇的梨,

欧李和越橘,

请你尝一尝,试一试;

红醋栗和圆醋栗,

火一样红亮的伏牛花果,

无花果能给你塞满嘴,

香橼本自南方来,

看起来可爱尝起来美,

来买呀,来买。”

一个黄昏又一个黄昏,

在溪边灯芯草丛间,

萝拉低头在细听,

莉姬遮住发红的脸;

在渐渐变凉的空气里,

她俩紧紧挤在一起,

双臂紧抱,嘴唇儿在警告,

指尖儿发麻,面颊发烧。

“挨着我,”萝拉说着

把她金发的头抬了起来。

“我们不可以看小妖精,

他们的水果也不可以买,

谁知道它的根吸什么养分,

谁知道它在什么泥土上栽?”

小妖精们叫着“来买呀”,

一瘸一拐走进谷中。

“啊呀,”莉姬叫道,“萝拉,萝拉,

你不该偷看小妖精。”

莉姬捂住自己的眼睛,

紧紧捂着,免得它们偷看;

萝拉却抬起金发闪闪的头,

轻轻地耳语,像那小溪潺潺:

“看哪,莉姬,看哪,莉姬,

小人儿们沿着溪谷走。

这个拖着只篮子,

那个捧着个盘子,

第三个拽得好费劲——

那金碟子准有好多磅重。

长出这样香甜的葡萄的,

该是多么茂盛的藤!

吹拂这样丰饶的果园的,

该是多么温暖的风!”

“不!”莉姬说,“不不不!

别让他们的货色迷住,

他们的礼物对我们有害处。”

她用带小酒窝的手指

塞住两耳,闭着眼睛跑了。

好奇的萝拉却还在逗留,

想把小贩们好好瞧瞧:

这个长着一张猫脸,

那个摇着一根尾巴,

这个踏着老鼠步,

那个在学蜗牛爬;

这个笨头笨脑探头探脑,

像只袋熊毛茸茸,

那个慌慌张张跌跌撞撞,

像只食蜜獾出了洞。

她只听得一片声音,

仿佛是咕咕齐鸣的鸽群;

在凉爽宜人的晚风中

听起来可亲而无比诱人。

萝拉伸长雪白的颈,

好像苇丛中的天鹅,

好像山溪边的百合,

好像月光下的白杨枝,

好像砍缆下水的船只

失去了最后的控制。

沿着长满青苔的溪谷,

小妖精成群结队走了回来,

他们尖声地叫个不住:

“来买呀,来买。”

当他们走到萝拉跟前,

就在青苔上一齐站定,

这批奇怪的小兄弟

互相使着眼色,

这批狡猾的小伙计

彼此眨着眼睛。

这个放下了篮子,

那个托起了盘子,

这个忙着把花冠编织——

用卷须、叶子和多毛的棕色核果

(人类市场不卖这样的果子),

那个使劲地向她举起

沉甸甸的满装水果的金碟子。

“来买呀,来买,”他们叫个不停,

萝拉盯着看,却不动弹,

真想买可又没有钱。

那尾巴像掸子的小贩要她尝尝,

音调像蜜一样甜,

那猫脸的打呼噜讨好,

那鼠步的致词欢迎,

那蜗牛爬的说话刚刚听得见,

这个用鹦鹉嗓子叫得高兴,

不叫“漂亮鹦鹉”却叫“漂亮小妖精”,

那个像小鸟儿似的啭鸣。

可是爱甜食的萝拉赶紧说:

“好人儿们,我一个钱也没有,

拿了你们的等于是偷。

我钱包里没有铜币,

我钱包里没有银币,

我的全部黄金都在金雀花上,

它们每当春风荡漾,

就在铁锈色的石南丛上摇荡。”

他们齐声答道:

“你头上的黄金有许许多多,

用一卷金发买我们的水果!”

她剪下贵重的金发一束,

她落下一滴眼泪赛过珍珠,

然后就吮吸他们的水果——

又圆又胀,鲜艳漂亮。

果汁迸流——比水更清,

比岩上的蜂蜜更甜,

比醉人的酒更浓烈芳香;

这样的美味,她从没尝过,

尽情地吃吧,怎么会餍足?

她把这神秘果园里生长的水果

吮呀,吮呀,吮个不住;

直吮到嘴唇都痛了,

才把吸空了的果皮抛弃,

只把一颗果核收藏。

当她一人回到家里,

她已不知是天黑还是天亮。

(飞白译)

【赏析】

在童话叙事长诗《小妖精的集市》中,英国先拉斐尔派诗人克里斯蒂娜·罗塞蒂通过描述一个有关妖精果实的童话故事,将自己把尘世情欲视作禁果的宗教情绪透露出来。

《小妖精的集市》全诗共567行,采取了民歌格律,语调拙朴欢快,语言清新生动。整首诗的描写简洁细致,极具想象力,而想象中包含着具体的象征。

这首诗述说了莉姬和萝拉两姐妹的故事: 萝拉经不住小妖精的诱惑,用一卷金发换取了看起来美丽诱人的水果。水果很好吃,只是吃了第一次之后,萝拉再也没有机会吃第二次,而她在对那些水果的渴望中日渐消瘦憔悴,金发变得灰而暗淡,人也濒临死亡。为了救萝拉,莉姬找到了幽谷中的小妖精集市,希望可以买到那些让萝拉日思夜想的水果,然而小妖精们却一定要诱惑莉姬先品尝,莉姬拒绝之后,妖精们凶相毕露。他们之间展开了惊心动魄的正面交锋,最终莉姬带着伤痕和满脸的果汁回到家。萝拉品尝到姐姐脸上果汁甜美而苦涩的味道,晕倒之后再醒来,终于恢复为当初那个纯洁美丽的自己。后来,萝拉和莉姬都成了幸福的妻子和母亲,萝拉常向孩子们讲述莉姬如何冒死救自己的故事。诗中称,同性之间的情谊是可靠的,无论什么情况,她们都会给予彼此最无私的鼓励、接引、搀扶和支持。

选段是全诗的开头,罗塞蒂在此将小妖精们描绘得活灵活现,或洋洋自得,或笨拙迟缓,或慌慌张张。他们在诱惑萝拉买水果时的神态和动作更显示其居心叵测: 彼此斜着眼睛互换眼神,语调悦耳得像蜜糖。在莉姬买水果时,他们更是百般诱惑,一定要莉姬尝过之后才肯将水果卖给她,诱惑不成便设法折磨莉姬,玩厌了便哄然离去。

显然,在宗教和维多利亚社会风俗的影响下,这首诗有意无意地讽喻了情欲的诱惑。在维多利亚时代,金发常被用做女子贞操的象征,小妖精相互应和,用看起来美丽诱人的水果换取女子珍存的东西,女子因为欲望而堕落,并因此走向死亡;而如果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小妖精们便露出丑陋的真面目,粗暴地将坚贞的女子折磨一番,之后再结伴离去,寻找下一个可以诱惑的猎物。至于那些看起来饱满美丽的水果,正如莉姬所说:“我们不可以看小妖精,/他们的水果也不可以买,/谁知道它的根吸什么养分,/谁知道它在什么泥土上栽?”

与堕落了的萝拉不同,莉姬始终保持着自己的纯洁,她与小妖精们谈判,使萝拉从迷途中返回纯洁无瑕的世界,帮助她恢复了处女的身份。作为《小妖精的集市》中的近乎完美的女子,莉姬既有坚贞纯洁的品格,又有为别人的危难挺身而出的勇气。她是罗塞蒂树立的理想女子形象,她的美德是罗塞蒂认为女子应该有的操守,而尘世情欲,则被罗塞蒂视作禁果。

对于本诗还有一些不同的解读,比如有人认为它的主题是赞扬姐妹间的情谊;有人认为它表现的是自然对人的诱惑;有人认为它是对交友的劝诫。这主要是因为解读者关注点的不同。

(魏丽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