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节选) [俄国]莱蒙托夫

第一章

       

3       

天国的谪放者飞越过了

高加索群山的峰峦上空:

卡兹贝克宛如金刚石棱面,

在下面闪耀着永恒的雪峰,

而达里雅尔山谷黑魆魆地,

弯弯曲曲地在下面蜿蜒着,

好像蛇洞,好像深深的裂缝,

而捷列克河奔腾着,正如同

长满了毛茸茸的鬃毛的狮子,

在大声怒吼,——山中的野兽

和飞旋在浅蓝色高空中的鸟

在倾听着河水唱出的歌声;

天空一片片金色的云朵

从南方、从那遥远的地方

一直把这道河护送到北国;

而巍峨的重重叠叠的山岩,

为神秘的沉沉睡意所折磨,

向着它俯垂下自己的头颅,

凝视着它那闪闪发光的碧波;

那山岩上荒寨中的高塔

透过了云雾凛然地眺望着——

它站在高加索群山的门口,

好像巨人似地守卫着!

整个神的世界在四近

是荒僻而又奇异;但是

高傲的精灵向自己上帝的

创造物投以轻蔑的一瞥,

而在他骄傲的高高的额头上

却没有显示出任何表情。

4       

而在他面前花朵般展开了

另一幅鲜艳生动的画图:

华丽的格鲁吉亚的山谷

好像地毯似地铺展在远处;

你这幸福而美丽的国土啊!

那些宛如天柱似的白杨、

那些在五色石子河床上

潺潺地迅速奔流着的小溪,

还有一丛丛的蔷薇,在那里

夜莺歌唱着那无言的美人,

她们却不理睬这爱的歌声;

还有那盘绕着苍郁的长春藤的

悬铃木枝叶繁茂的树丛,

胆怯的麋鹿在炎热的毒日下

在那里藏身的一个个的窟洞;

枝叶的闪光、喧嚣与生机,

千百种声音的嘈杂的言谈,

万千种草木的静静的呼吸!

还有那正午的淫毒的暑热,

受到了上天的甘露的滋润

而永远是潮湿的夜半时辰,

还有那明丽得如同眼睛、

格鲁吉亚女郎眼睛的繁星!……

但是宇宙的光辉,在这个

谪放者空漠沉寂的心胸中,

除冷酷的嫉妒外,再也激不起

什么新的力量和新的感情;

而眼前他所能看到的一切,

他全都蔑视或全都憎恨。

5       

白发的古达尔给自己建造了

高大的房屋和宽敞的庭院……

它老早耗尽了忠顺的奴隶们

如许的眼泪与如许的血汗。

一清早,它就向着邻近的山坡,

从高墙上投下了一道阴影。

断崖上砍成一级级的石阶

从多角形的高塔直通到河滨;

年轻美貌的公主塔玛拉

她脸上蒙着白色的面纱,

到那阿拉瓜河边去取水,

常在这石阶上走上走下。

6       

这一所高大的森严的房屋

从悬崖上无言地凝望着山谷;

但今天在那里有盛大的宴会——

风笛鸣响着,美酒倾流着——

古达尔在给女儿举行婚礼,

他请来许多的亲人和宾客。

在那铺陈着地毯的屋顶上

女郎正坐在她女友们中间:

她们在那轻歌曼舞中度着

悠闲的时光。远处的高山

已经掩藏起了那半轮落日;

她们大家有节奏地拍着手,

唱着歌——而年轻美貌的新妇

也拿起她自己的那个铃鼓。

看哪,她一只手把铃鼓擎起,

在自己头顶上划了个圆圈,

忽而跑起来,比小鸟还轻快,

忽而又站住了——她举目一望,——

在她那使人嫉妒的睫毛下

水灵灵的两眼在闪闪发光;

她忽而轻轻地扬起了眉毛,

忽而又微微地低垂下粉颈,

而她那美好无比的小脚

在地毯上不停地旋转滑动;

她心中满怀着天真的欢欣,

脸上也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那清丽的月光有时轻轻地

在泛起涟漪的碧波上嬉戏,

也难以跟这与生命和青春

同样生气勃勃的微笑相比。

7       

我起誓,凭着东方的曙光、

夕阳的余晖和夜半的星辰,

那黄金遍地的波斯的国王

和任何一个人间的沙皇

都不曾吻过这样的眼睛;

皇宫里飞沫四射的喷泉

在炎热的时候从来没有

用它那珍珠般的水珠

洗涤过这样美好的身躯!

世界上还没有一只手

抚摩过这样可爱的脑门,

梳拢过这样美丽的头发;

人世上自从失掉了天国,

我起誓,这样美貌的女郎

未曾出现在南国的阳光下。

8       

她正在最后一次翩翩起舞。

她是古达尔的女继承者,

一个自由的活泼的儿童,

唉!明天等着她的却已是

女奴的悲惨不幸的命运、

至今还完全陌生的他乡

和那一家子不认识的人。

而这种神秘的怀疑常常

使她快乐的容颜不禁失神;

而她的一切举止是这样

美好,这样地充满了表情,

这样地充满了可爱的天真,

甚至于,假如有恶魔飞过了,

这时候只要向她看上一眼,

他一定会想起往日的伙伴,

而回过脸去——不禁深深地长叹……

第二章       

10       

恶 魔       

我以创造物的第一日起誓,

我以创造物的末日起誓,

我以犯罪的凌辱与羞耻、

以永恒真理的庄严来起誓,

我以沉沦的痛苦的磨难、

胜利的短暂的幻想来起誓;

我以我们俩欢乐的相会

而又可怕的诀别来起誓;

我以那么一大群的精灵,

归我统率的弟兄的命运,

无情的天使、我那警觉的

敌人的刀剑的锋刃来起誓;

我以至上的天国和地狱、

人间的圣物和你来起誓;

我以你最后的目光的一瞬、

你那滴最初淌出的眼泪、

你那温柔的芳唇的呼吸、

柔美的鬈发的波纹来起誓;

我以幸福和痛苦来起誓,

我以我自己的爱情来起誓: ——

我已经断绝了往日的仇恨,

我已经断绝了高傲的心志;

今后狡猾的奉承的毒素

再不去激动任谁的心智;

我想要同神圣的天国和解,

我想要相信真理和至善,

我想要祈祷、我想要爱。

我要用悔恨的眼泪洗掉

我在对你无愧的额顶上

留下的上天的火焰的遗痕——

而让世界在平静的无知中,

离开我,一天天地凋零!

啊,请相信我: 直到而今

只有我一人了解你、珍视你:

我把你选做了我的圣物,

在你的脚前我卸下了权力。

我等待你的爱,像等待恩赐,

为了一瞬,把永恒给与你;

我在爱情中,相信我,塔玛拉,

也像在仇恨中坚定而伟大。

我,这宇宙的自由的儿子,

要把你带进星云上空的地方;

我的第一个可爱的女友呀,

你将要成为世界上的女皇;

你将漠然地、毫不惋惜地

俯视着下界的尘寰,在那里

没有一点点真实的幸福,

在那里没有长年久远的美,

在那里只有犯罪和刑罚,

所有的只是庸俗的趣味;

在那里人们也在爱、也在憎,

但却不能够大胆而无畏。

你或许还不晓得,人们的

短暂的爱情到底是什么?

不过是年轻的热血的激动,——

但日子逝去了,热血便冷却!

谁个能坚定地经得住别离、

经得住新的美的诱惑,

经得住精神的疲惫和苦闷,

还有那幻想的无羁的奔腾?

不!我的亲切可爱的女友,

命运给你注定的并不是

在那些无情而又冷酷的

虚伪的朋友与敌人当中

在那恐怖与徒然的希望中,

在那无谓而繁重的劳动中,

做一个嫉妒的粗鲁的奴隶,

而默默瘐死在狭小的圈子里!

你凄然在这高高的四壁内

远远地离开了人们,也同样

远远地离开了神,你却不会

毫无温情地在祈祷中消亡。

啊,不,美丽的创造物啊,

给你注定的是另一种命运;

等待你的是另一种苦难、

另一种享用不尽的欢欣;

请你丢掉那往日的希望,

请你撇开那可怜的人间:

我将要给你另外展开

一个高傲的认识的深渊;

我将把服侍我的精灵们

带到你的脚前供你驱使;

美人呀,我将要给你一些

温和的、美丽的年轻女侍;

我将要从那东方的星星上

给你摘一顶黄金的冠冕;

在百花中采撷夜半的甘露,

而用露珠撒满你的金冠;

我要用夕阳的嫣红色的光辉

带子似地缠上你美好的腰肢;

我将要使你周围的大气

充满了芳草的纯净的气息;

我将要常常使奇妙的仙乐

悠扬地缭绕在你的耳边;

我将要用琥珀和翡翠给你

建筑一座最华丽的宫殿;

我将要高高地飞上云端,

我将要深深地泅入海底,

把人间的一切都献给你——

请你爱我吧!……

11       

他便轻轻地

用他那火热的嘴触动了

她的不断颤抖着的芳唇;

他用充满了蛊惑的言词

回答她的乞求和哀恳。

有力的目光盯着她的眼睛!

他烧伤了她。在夜的黑暗中

他一直在她的头顶闪耀着,

不可抗拒,如同刀剑的锋刃。

唉!罪恶的精灵胜利了!

他的亲吻的致命的毒液

霎时间就渗入她的心胸。

一声痛苦的、恐怖的叫声

突然打破了深夜的沉静。

在叫声中有着爱情和痛苦、

夹杂着最后的乞求和斥责,

还有那凄然的绝望的诀别——

同这个年轻的生命的诀别。

(余振译)

【赏析】

《恶魔》是莱蒙托夫的代表作之一,是“忧郁的莱蒙托夫”关于孤独,关于叛逆,尤其是关于爱情的悲情呐喊。作者为了刻画出他心目中的“莱蒙托夫式”的恶魔,在十年时间里六易其稿,于1841年方告完成。别林斯基称赞该诗有“华美的描绘,丰富的诗意的激情,卓越的诗句,崇高的思想,迷人的形象”,“远远超出了一切可以用来称赞它的言词”。

《恶魔》这首叙事长诗取材于古代神话,讲述的是恶魔与公主塔玛拉的爱情悲剧。恶魔并非生来就是罪恶的精灵,他只是由于妄想做“认识与自由的皇帝”而遭到了上帝的放逐。孤独的谪放者——恶魔徘徊在“世界的荒野里”,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冷漠痛苦而且了无生趣的。当他看见了王公古达尔的女儿——真、善、美的化身的塔玛拉,他便毫无保留地投入到了火热的爱情之中。而可怜的塔玛拉,却在结婚当天等来了自己素未谋面的未婚夫在与强盗的搏击中不幸身亡的噩耗。作为一名传统的俄罗斯女子,她心中充满了亡夫之痛,却又动情于恶魔的海誓山盟。她拒绝了一切的求婚者,并祈求父亲将自己送到修道院的高墙之中。但她又并不能因此而冰冻情欲、心如止水。恶魔也在强烈感情的驱使下,决定为了塔玛拉放弃一切权力与欲望,做一个平凡的人。他与天使搏斗,直到最后天使带着塔玛拉“罪恶的灵魂”回归天国之时,他还在不认输地呐喊着“她是我的!”。然而,他始终也没能够得到自己期望的爱情,也从此彻底失去了期望。

《恶魔》是浪漫主义的,也是现实主义的。

诗人赋予《恶魔》一个浪漫传奇的主题,一段超越了生死的爱情,塑造了一个孤独悲壮的恶魔形象。也许是对俄罗斯现实社会的极度不满与失望,莱蒙托夫把诗歌建立在了远古神话的幻想之上。唯我独尊的个人主义者——恶魔及其被放逐、被威压的命运,显然是影射了诗人在沙皇时代抑郁愤懑的心情。其实恶魔并不向往这种游荡、孤独和反叛的生活,他希望能得到理想的和谐,所以他寄希望于爱情,倾心于真、善、美的化身塔玛拉,最后一切努力却因为力量对比悬殊而宣告失败。诗人在这里唱响的,是一曲理想主义者追求人性与个性的挽歌,一曲新生力量在发展壮大之初必然遭到挫折的悲歌。

两段选文,一是关于高加索与塔玛拉之美的动人歌唱,一是恶魔狂热倾诉自己对塔玛拉之爱。在第一个选段里,作者以他滔滔的激情和瑰奇的想象,为读者渲染了高加索地区奇美的自然风光,以及理想中的女子塔玛拉的迷人风姿。他抒写的背景是现实的,高加索不仅是恶魔的谪放地,也是莱蒙托夫本人的谪放地,是俄罗斯民族高高耸起的脊梁。格鲁吉亚朴实纯真的民间风情与卡兹别克山上凛然高耸的城堡更为诗歌营造了一种具体真实的环境。但是这首诗更是浪漫的,首先,它描写的这个故事是浪漫的古代神话传说。其次,它抒写的笔调充满了浪漫的风采,银装素裹的山峰,繁花如锦的谷地,无不饱含了作者强烈的热爱,浸润着诗人瑰丽的想象,一切都显得那样梦幻神奇。再次,它的感情是浪漫的。不论是对于美的化身塔玛拉的激情歌颂,还是恶魔对塔玛拉一发不可收的爱情倾诉,也不论是恶魔对于上帝的反叛与憎恨,还是对于塔玛拉的挚爱与追求,都是那样分明而强烈。尤其是恶魔为了证明自己对于塔玛拉忠贞爱情的起誓,诗人更是以第一人称写法和充沛的气势将其表达得撼人心旌。这种书写与其说是恶魔的告白,不如说是莱蒙托夫内心情感的倾泻。在描写自然风光时,诗人着力于视觉和听觉两方面的刻画: 在这里,线条是分明的,如像“蛇”般蜿蜒的雅尔山谷,“擎天柱”般笔直的白杨;颜色是绚丽的,如金色的云朵,银装的山顶,幽冥的山谷,五色的石子,葱茏的树木;声音是轰烈的,如引吭轰鸣的河水,潺潺流淌的小溪……这些描写都给人以鲜明震撼的感觉。而在刻画人物时,他更运用了大量的对比,为了衬托出塔玛拉的美,星辰与夕阳,碧波与皓月,喷泉与飞流,都在她的一颦一笑下黯然失色。在直抒情怀时,他连用十二个“起誓”,营造了一种排山倒海的气势。诗人驰骋想象,视通天地,上至日月星辰,大至创物始初,都一一出现在其至情至真的文笔之下。

《恶魔》里当然也闪动着莱蒙托夫不安的灵魂。对俄罗斯黑暗现实的否定和反抗,压抑和忧郁,孤单和彷徨,对真善美的理想,对爱情的追求,对个性解放的向往……都借恶魔之口一一倾泻而出。恶魔的结局是悲剧的,缘于他力量的不够和性格的缺陷,而这其实反映了诗人本身的悲观与无助。高尔基曾经说过:“在伟大的艺术家们身上,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好像永远是结合在一起的。”莱蒙托夫的《恶魔》正是这样伟大的作品,它蕴含着时代的情绪,又有着超越时代的想象。

(陶兰)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4-15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hige/waiguoshige/39335.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