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从远方来

2019-05-21 可可诗词网-大学古诗文 https://www.kekeshici.com

        

《古诗十九首》


        客从远方来,遗我一端绮
        相去万余里,故人心尚尔
        文采双鸳鸯,裁为合欢被
        著以长相思,缘以结不解
        以胶投漆中,谁能别离此?
        
        〔注释〕
        ①本篇为《古诗十九首》之一,原列第十八。②一端,犹言“半匹”。古时二丈为一端,二端为一两,即所谓匹。绮,有花纹的丝织品。③尚尔,还是这样。④合欢被,指一种被里被面大小相同,四周用带或丝缕将其连缀起来的被子。《侯鲭录》:“《文选·古诗》云‘著以长相思,缘以结不解’,注:‘被中著绵谓之长相思,绵绵之意;缘被四边,缀以丝缕,结而不解之意。’余得一古被四边有缘。”⑤著,充。长相思,指丝棉絮。思、丝谐音双关。⑥缘,饰边。
        
        〔分析〕
        这首诗以远道在外的丈夫托人捎来“一端绮”为线索,因物及人,托物寄情,拓开境界,用明快的笔调,表达了伉俪之间的深挚感情。
        “一端”,即半匹;绮,素色花纹的绫罗。绫罗并不罕见,半匹绫罗自然微不足道,但它是丈夫从迢迢万里之外托人带来,上面绣的又是喻指夫妻恩爱的“双鸳鸯”,它的意义也就不同一般。它已不是一件普通的礼物,而是坚贞不渝的爱的象征。正因此,丈夫选择它作为寄内的信物;思妇一见之下,更是感慨不已。“故人心尚尔”,这是思妇从“一端绮”中得到的信息,也是全诗的核心所在。“尚尔”二字,含意丰富。粗看只是说丈夫没有变心,其实也表现了思妇对丈夫的深深挚爱。夫妻间平日恩爱无比,但“相去万余里”,会不会因此而变化呢?若非平时日夜计之,日夜念之,又何能乍见“一端绮”即心领神会,灵犀相通?思妇的相思苦恋之情,于此全出。
        “文采双鸳鸯”一句,承前,补充点出思妇感慨万千的原因;启后,引出她手捧“一端绮”把玩之际的种种联想,犹如异峰突起,把她的遐思推向高潮。合欢被,一种表里合一双面缝合的大被。著,指充棉。缘,谓缝边。思,谐“丝”,即充入被内的丝棉。这些缝制被子时常用的普通语汇,一经借助双关谐音,巧妙组合,立即表达出更深一层的涵义:思妇充入被内的似乎已是绵绵不尽的相思情意,被套四周缀结的线结变成了夫妻间不可分解的同心结。“长相思”,是别离之苦;“结不解”,是相爱之深,两相对举,愈见情挚。
        诗最后两句以比喻作结。胶、漆都是黏性之物,两物相合,当然无法分开。这一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比喻,熔入诗中,极富表现力。似是取譬,实为抒情。“谁能别离此”,以反问出之,收束全篇,余意悠悠不尽。
        这首诗首两句为叙事,交代“一端绮”的来历;次两句是抒情,是思妇刚收到“一端绮”时的感慨。“文采”句以下则是思妇因“一端绮”而生发的联想。全诗皆由“一端绮”引出,诗人似乎不是在有意作诗,只是触物兴怀,句句皆从肺腑中自然流出,本乎情兴而出于天成;但其间又脉络井然,寓章法结构于平淡自然之中。如“文采双鸳鸯”一句,按语意当置于“故人心尚尔”之前,倒置后突出了思妇目接心惊之切,顿使承接转换、气韵飞动,把思妇一瞬间的惊喜交加之情描绘得栩栩如生,跃然如出,显示出倒句之妙,读来却又全无斧凿痕迹。方东树谓“《十九首》须识其天衣无缝处”(《昭昧詹言》),于此亦可见一斑。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