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怀一联》

2019-05-22 可可诗词网-红楼梦诗词鉴赏 https://www.kekeshici.com

《咏怀一联》贾雨村

贾雨村

玉在椟中求善价,

钗于奁内待时飞。

贾雨村在《中秋对月有怀》中吟完“蟾光如有意,先上玉人楼”时,已从缠绵悱恻的情绪中解脱出来,想到了他的“平生抱负”,苦未逢时,于是搔首对天长叹,高吟此联。

此联情绪高昂而又自负,正如他对甄士隐所说:“非晚生酒后狂言,若论时尚之学,晚生也或可去充数沽名……”的确,贾雨村读书不是为了做学问:他读书的目的很明确:攻时尚之学(明清科举考试用的“八股文”和“试帖诗”等),投靠封建统治王朝,作官、发财、飞黄腾达、光宗耀祖、饫甘餍肥。这,就是他的“平生抱负”,这,就是他的“三生愿”。

贾雨村本出身于“仕宦之族”,只因生于末世,家世败落,人口衰丧,只剩他一身一口,为了再整基业,而进京求取功名。几经周折,落魄潦倒,寄住在葫芦庙内以卖文为生。但他不甘久居人下。他住在葫芦庙内,就象玉在“椟中”、钗在“奁内”一样。“椟(du)”和“奁(lian)”,都是盛物用的匣子。不过“椟”亦作“椟”,还当柜子讲,“奁”指的是仕女化妆用的镜匣。

“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两句,用了两个典故:一是《论语·子罕》中:“子贡曰:‘有美玉于斯,韫(yun)椟而藏诸?求善贾而沽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孔子周游列国,列国都不用他,他的学生子贡对他说:“这里有块美玉,是用匣子把它藏起来呢?还是有好价钱就出卖呢?”孔子说:“卖掉它!卖掉它!我就是在等待有个好价钱!”说明了孔子急于出仕的迫切心情;一是郭宪《洞冥记》中的一个传说:说汉武帝期间,有神女留一玉钗,昭帝时,有人偷开匣子,不见玉钗,只见一只白燕从中飞出,升天而去。

贾雨村以孔子自喻,以神钗自比,要等待高价而沽,等待时机而飞。字里行间流露出按捺不住的政治野心。纵使是住在葫芦庙这样的“椟”和“奁”内,也挡不住他一心向上爬的勃勃野心,他之所以暂时按兵不动,是因为客观条件不具备:神京路远,阮囊羞涩,卖字撰文无法到达。当甄士隐慷慨解囊,资助他入京赴考时,他表面上“不过略谢一语,并不介意”,实际上半夜三更才从甄家吃酒回庙,等太阳出时甄士隐再去找他,他竟连夜走了。当然这一夜肯定连觉也没睡,眼也没合,其急切之情,可谓甚矣。

这副对联对仗工整,用典恰切。恰到好处地表现了贾雨村其人求取功名利禄的迫切心情,为他以后靠钻营贾家门路,依仗四大家族的权势,官运亨通,很快就爬上“协理军机,参赞朝政”兵部尚书宝座埋下了伏线,是小说情节发展和刻画人物性格不可缺少的有机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