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齐备

2018-10-28 可可诗词网-诗词论评 https://www.kekeshici.com

有唐三百年,诗众体备矣,故有往体、近体、长短篇、五 七言律句、绝句等制,莫不兴于始,成于中,流于变,而陊之 于终。至于声律、兴象、文词、理致,各有品格高下之不同。 (高棅《唐诗品汇总叙》)

稽自诗学,迨《三百篇》而外,流为楚词,为乐府,为 《古诗十九首》,为苏、李五言,为建安、黄初体,为刘、阮、 潘、陆、左思、郭璞、鲍照、谢、(陶)渊明诸诗,为元嘉、 永明之作,为齐梁绮丽之音。至唐而诗体始备,遂定为五七言 古、排律、近体、绝句等制。(叶羲昂《唐诗直解·诗 法》)

六朝以上惟乐府、《选》诗,眉目小别,大致故同。至唐 而益以律、绝、歌行,诸体夐不相侔。夫一家之言易工,而众 妙之门难兼,则唐与古殊矣。(李维桢《唐诗纪序》)

曰风、曰雅、曰颂,三代之音也。曰歌、曰行、曰吟、曰 操、曰辞,曰曲、曰谣、曰谚,两汉之音也。曰律、曰排律、 曰绝句,唐人之音也。诗至于唐而格备,至于绝而体穷。故宋 人不得不变而之词,元人不得变而之曲。(胡应麟《诗 薮》内编卷一)

故四言未兴,则《三百》启其源;五言首创,则《十九》 诣其极;歌行甫遒,则李、杜为之冠;近体大畅,则开、宝擅 其宗。使枚、李生于六代,必不能舍两汉而别构五言;李、杜 出于五季,必不能舍开元而别为近体。盛唐而后,乐选律绝, 种种具备,无复堂奥可开,门户可立。(同上书续编卷 一)

诗自风雅颂以降,一变有离骚,再变为西汉五言诗,三变 有歌行杂体,四变为唐之律诗。诗至唐,体大备矣。(胡 震亨《唐音癸签》卷一)

诗法莫备于《三百篇》,一篇一法,其体主乎四言。变而 为楚骚之《九歌》、《九章》,亦一篇一法,其体又主杂言。继 之者汉人乐府,丛体具而杂言伙,诗法亦出奇无穷。魏晋宋人 尚五七言,诗法日拘以隘,而四言、杂言之体衰。齐梁人偏讲 声病,流极陈隋,诗法愈隘且卑,而五七言之体又衰。唐人沿 用五七言,别齐梁体为律诗,而古诗五七言外,参用四言、杂 言。太白《鸣皋歌》、《天姥吟》、《蜀道难》、《远别离》,子美 《北征》、《出塞》、“三吏”、“三别”、《兵车行》、《桃竹杖引》,退 之《泷吏》、《董生行》等篇,直追楚骚、两汉乐府;而子厚 《平淮夷雅》、退之《平淮西碑》、《元和圣德》及《琴操》诸 诗,更轶楚汉而追两周。于是唐诗有复古之盛,卓然为百代楷 模。(许印芳《诗法萃编自序》)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