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请求神的赦免 [埃及]《亡灵书》

啊你,催发了“时间”的飞腾的翅膀,

你一切生命的神秘中的居留者,

你,我所说的一切言语的保护者——

瞧呀你为我,你的儿子,感到羞愧;

你的心充满了愁苦与羞赧

因为我的罪孽,在世间十分严重,

我的邪恶与违犯是这样嚣张。

啊与我和解,啊和解!

毁掉那隐现于我们之间的栅栏!

让我的一切罪孽洗净,而且

无知地俯伏在你的左右。

对了,去掉我的一切的邪恶,

并且放弃你充满心中的羞愧,

使你和我从今以后可以和解!

(锡金译)

【赏析】

这是一首亡灵祈求神赦免他生前的“罪孽”,并希望顺利通过审判、得到超度进而获得再生的诗篇,因而也是在众多的亡灵诗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一首。

本诗没有明确地表明亡灵“我”在向哪位神祈愿,但我们一眼就能看出,这里的神就是冥王奥西里斯,因为只有他才是冥界的主宰。诗中的亡灵“我”在接受审判前终于感受到了自己生前“罪孽”深重,开始忏悔,开始与神“和解”,希望能得到神的赦免,洗清自己的种种罪孽,并最终得到超度和再生。可以说,这也是众多的亡灵诗的主要模式和旨归所在。

诗中的“我”在无情的“时间”的催逼下,燃尽了自己的生命之灯,在即将接受冥王的审判和众神的诘难之前幡然醒悟,认识到自己曾经是那么幼稚和无知,生活是那么荒唐,感到自己的罪孽“在世间十分严重”。作为神的“儿子”,自己生前却对神的意旨那么“嚣张”地违拗,那么拒斥;而神对我的“邪恶与违犯”却只是“感到羞愧”,用惋惜的目光看着我,心里“充满了愁苦与羞赧”,一再容忍和宽恕了我。在尘世的喧嚣已经落下帷幕、骚动的欲望已经平息之际,在即将接受审判的时刻,这种迟来的醒悟也是弥足珍贵的。这是一种沉痛的忏悔意识,在最后一刻也没有放弃对自己灵魂进行救赎的机会,表现出在欲望与罪恶中迷失的自我彻底告别过去、获得灵魂新生的那种果敢和勇气。颇有佛家所说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意味。这一点也是其他民族文化值得借鉴的。在以儒家思想为主导的中国文化中,似乎对鬼神和死亡不以为然(虽然在民间有着各种和鬼神相关的习俗)。我们似乎更致力于对现世和当下问题的思考和解决,无意于探究死后与冥界的事宜。这种倾向以孔子的鬼神观和生死观为代表:“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未知生,焉知死?”这种现世务实的鬼神观和生死观自有他的意义所在,即修身、齐家、治国,要踏踏实实地从身边的事做起,无须对死亡和冥界作无谓的妄想与玄思。然而死亡意识也可以是一种清醒剂,震醒在物欲享乐中浑浑噩噩度日的人们的灵魂,使生命获得一种凝重与厚重。

虽然本诗中的亡灵对自己在阳世所犯下的种种罪过的深切痛悔有点姗姗来迟,但这种迟来的醒悟与忏悔也很是珍贵的,以这些对生命的感悟与对自己罪行的忏悔为主体、不断被缩写、转抄、再转抄,前后经历5000年之久的《亡灵书》已经成了埃及人(或者推广到整个人类)的宗教性著述,“虔诚的埃及人,无论是国王还是农夫,无论是皇后还是女佣,都是在这本书前长大的。”《亡灵书》与其说是在超度亡灵,倒不如说更是对生者灵魂的哺育和润养。毕竟,探究死,还是为了更好地生。

(隋红升)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2-11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hige/waiguoshige/38427.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