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缪斯 [俄国]费特

你光临了。我紧张而幸福,

重复吟咏着你亲切的诗句;

我的才力在你面前只是尘土,

但我的妒忌堪与人并驾齐驱。

我关切地把你的自由维护,

从不叫外行人来把你打搅;

我从不曾亵渎大使馆的话语,

去迎合他们奴隶式的狂暴。

我仰慕的缪斯啊永远不变,

你高居云霄,尘世岂能见到;

不朽的女神啊头戴星冠,

额上浮现着沉思的微笑。

(飞白译)

【赏析】

《致缪斯》表达了诗人对于诗歌本身的敬意,和诗歌在诗人心目中的地位。一个纯艺术诗派的诗人,他的诗歌观念自然是为诗而诗,诗歌在他眼中有至高的含义。当诗神——缪斯来临,诗人“紧张而幸福”,他深感自己才力有限,毫不掩饰自己的妒忌之意。

有人认为这首诗表现了作者的贵族主义艺术立场,可能源于这一诗句:“我关切地把你的自由维护,/从不叫外行人来把你打搅。”这儿维护诗神的自由,应该是指不让诗歌承受政治与道德说教等的束缚,不受实用主义的约束;“外行人”则指大多数未经过诗歌训练的人群,将这样的大众排斥在诗歌的领域之外,自然是贵族主义的立场了。然而这种立场在费特本人则最自然不过,因为代表纯粹艺术的诗歌又怎能承受那些额外的负担,更不容忍被不懂的人任意使用与搅乱,使诗成为非诗。“他们奴隶式的狂暴”指“大使馆的话语”是听从了权力的支配所发出,是对诗歌额外的要求,也正是“外行人(对诗神)的打搅”。

“缪斯啊永远不变”一句,提示了诗歌的纯粹性,如美的理念本身一样,诗歌也是一种永恒、自在和绝对之物。所以缪斯“高居云霄”,是“不朽的女神”;“头戴星冠”是她永恒光辉的象征。诗的最后一句暗示了诗歌应有着沉思的品格,而费特自己的诗作也大都有着种种哲学性的思考,如《第二自我》将爱情引向自我的统一、主体与镜像的关系探讨,《每当与你的微笑相遇》里美学观念的表达等。这种哲学性使他与当时别的诗人相比显得超凡脱俗,也似乎远离了当时的社会问题,可这在费特是有意为之。

费特的诗歌在加强象征性的同时,也向着音乐靠拢,因为音乐同样体现出艺术的纯粹性质。

(南野)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4-15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hige/waiguoshige/39343.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