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自我 [俄国]费特

正像在山溪中照影的百合,

你临照着我的第一首歌,

这儿有胜利吗?谁的胜利?

是溪胜了花?是花胜了溪?

你天真无邪的心完全理解

神秘的力让我说出的一切,

尽管命运注定我独自苦挨,

没有力量能把我们分开。

远方你坟上的草长在我心中,

此心越老,草也越发葱茏,

当我偶然望见星星,我深信

我俩一同望星时不亚于神。

爱情说出的话永不消失,

等待我们的是特殊的审判日,

它将从千万人中认出我们,

我俩将一同到庭,决不离分!

(飞白译)

【赏析】

费特的《第二自我》较充分地运用了意象与意象的推进手法,第一节的基本意象是“山溪中照影的百合”,将此意象进一步推衍,引出“你临照着我”的关系,再借此表达“是溪胜了花?是花胜了溪?”的有关自我的辩证主题。第三节“你坟上的草长在我心中”,将此意象推进描述,是“此心越老,草也越发葱茏”的景象,其单纯意象的指意得到了连绵的表述与强化。在第四节作者设想了“审判日”的具体情景,随后一句“我俩将一同到庭”就自然出现,可以感觉到意象其实是在运行中更丰富和更具体化。

诗题为“第二自我”,表明了此诗的内倾性,但作者在表达上并不局限在抽象的情绪诉说。“百合”的意象及其“在山溪中照影”的语境构制,形象地探析着主体与它的映像的微妙关系。从诗中的描写和指喻来看,这是一种即使生死也不可隔离的、可言明为爱情的关系。它们相互依存,若即若离,仿佛很远,又似乎很近。它们相互临照,如花与溪的关联,但谁是主体、是临照者,谁是镜像、是被临照者,或者说即使确定了主体与镜像,也不能判定胜者。因为虚幻与实体哪个更有价值,哪个更呈现意义,实在是一个未决的哲学命题。

并且这种关联意味着更深的含义,“特殊的审判日”源自宗教的“末日审判”,存在者将接受永恒力量的审视与辨识。作者写道:“它将从千万人中认出我们。”可见二者的关联本来就在永恒性中被确立,创造者不会认错。回到诗的前面一节所写,“我俩一同望星时不亚于神”,所以与神同,在于自我的完整统一;“我俩一同望星”,即自我的合一行为,它恢复了永恒确立的原本状态,虽然从两个不同的存在出发,也能达到这一效果。

“你天真无邪的心”似乎指明“第二自我”的所在和性质,它在远方,在冥冥中照映着在尘世中的我,因此它保持着天真。而我也能够体会到神秘的力,能够说出一切,这就是诗歌。当然也可以将此诗直截了当地看作一首悼念性的爱情之作,有评论者推测作者为纪念恋人玛丽亚·拉济奇所写,“远方你坟上的草”可视为佐证;将所爱的人视作自己的“第二自我”,也算是对爱情的哲学性表述了。

(南野)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4-15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hige/waiguoshige/39342.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