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还像树苗那样幼小的时候 [阿尔巴尼亚]恰佑比

2019-12-18 可可诗词网-外国诗歌鉴赏 https://www.kekeshici.com

当我们还像树苗那样幼小的时候,

我们互相温柔地爱着,

我俩整日里亲吻,

闲游、嬉戏,从不分离。

我爱你。你也爱我。

想一想你当时对我说过的话!

可你长大了,我也长大了。

你怎么会忘掉昔日的一切?

啊,苹果现在已经成熟、满浆,

它光艳夺目,可不能温暖我的心。

燕子飞往过冬的地方,

可总不忘自己的老窠,

像鸟儿样从南方飞走的心,

或许也会思念往昔的知音。

(晓泉 译)

【赏析】

恰佑比的诗作之中很大一部分是爱情诗,总起来看有以下几种: 一是由许多短诗组成的情歌《爱情》,这多是诗人为自己而创作的。另一类题为《希望》,是根据拉丁诗人迪布尔的诗歌改编的。此外,还有四首诗人怀念妻子的短诗以及著名的《爱情的花园》及涉及《圣经》情节的《卓莱依卡》。

这一首《当我们还像树苗那样幼小的时候》通过追忆已经逝去的昔日恋情表达了心中的无限怅惘。全诗共14行,前5行是写过去,后9行则是写现在对过去的回忆。整首诗给我们提供了又一种令人刻骨铭心的爱情样本——从青梅竹马到各奔东西,整首诗弥漫着拂之不去的感伤与怅惘。其实,这一点从诗题中亦可略窥一二: 当我们还像树苗那样幼小的时候,一个“当”字就定下了整个诗歌的调子必然是回忆过去,在体验过去的甜蜜之中舔舐现在的爱情伤口。这也注定了它是一首含有淡淡忧伤与哀愁的情歌。

怀旧似乎是人类的天性——随着年华的消逝,人们会很自然地追忆过去,尤其是追忆过去美好的爱情。诗人恰佑比给我们描绘的是恋偶之间年幼时的爱情,他很形象地用两棵小树苗来比喻两个年幼的孩童。他们之间的爱情是两小无猜式的: 每日里形影相随,闲游、嬉戏,温柔地互相爱慕着。这种爱情是单纯的、不掺杂质的、晶莹剔透的,充满着无限诗意。正因如此,诗人才对这种爱情无限留恋,但它显然已经成为明日黄花。但他依然固执地试图坚持留住往昔的爱情,所以他敦促曾经的恋偶回想曾经对自己说过的甜言蜜语。而现实是他们都长大了,从前的爱情是否还在?如果在的话,此时的爱情还会与童稚时的爱情一样吗?诗人不禁产生了怀疑或者是发出了责问: 你怎么会忘记昔日的一切?我们可以猜想到的是,这个曾经与诗人两小无猜的她不再与诗人相爱了,但诗人的爱却保持不变,所以他伤痛不止。

以下几句通过苹果、鸟儿来反衬自己的伤心以及对恋人的规劝或责备。成熟的苹果光艳夺目、甘美可口,但心灰意冷的诗人却无法在品尝时从中得到温暖。这里以乐景写哀情,更加重了悲哀之分量。诗人又用燕子南迁过冬又北返的例子告诉恋人: 连鸟儿都会思念往昔的知音,所谓“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鸟兽尚且如此,人何以堪?人为何就不能做到呢?这种以物喻人的手法很是奏效,也令人回味无穷: 其中似乎有对恋偶忘记自己的责备,又好像隐含着对恋偶能够回心转意的渴望。

毋庸讳言的是,如果继续坚持那种已经过去的、现在已经成为一厢情愿的爱情,结果只能是沉浸在回忆之中,咀嚼甜蜜往事一去不返的忧伤。然而诗篇就在这个地方戛然而止,恋偶们的结局作为一个没有答案的谜语永远地留给了读者,这就有了余味。或许,它带给读者的启示与其说是如何对待曾经拥有的爱情,不如说是如何正确看待并妥善处理人生旅途上过往与现在之间的关系。

(王 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