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冬至夜思家

2019-01-05 可可诗词网-白居易 https://www.kekeshici.com

诗词简介
这首诗抒写诗人思家之感。首句叙客中度节,道出“思家”的根源。唐时冬至是一个重要节日,这样一个佳节,在邯郸的客店里,将如何度过呢?次句,写在客店过节。“抱膝”二字,活画出枯坐的神态。“灯前”二字,既烘托环境,又点出“夜”,托出“影”。一个“伴”字,把“身”与“影”联系起来,并赋予“影”以人的感情。只有抱膝枯坐的影子陪伴着抱膝枯坐的身子,其孤寂之感、思家之情,已溢于言表。
 

  • 原文
  • 拼音
  • 繁体
  • 《邯郸冬至夜思家》
    .[唐].白居易.
    邯郸驿里逢冬至,
    抱膝灯前影伴身。
    想得家中夜深坐,
    还应说着远行人。
  • 《 hán dān dōnɡ zhì yè sī jiā 》 
    《 邯  郸  冬   至  夜 思 家  》 
    .[ tánɡ ]. bái jū yì.
    .[ 唐   ]. 白  居 易.
    hán dān yì lǐ fénɡ dōnɡ zhì , 
    邯  郸  驿 里 逢   冬   至  , 
    bào xī dēnɡ qián yǐnɡ bàn shēn 。 
    抱  膝 灯   前   影   伴  身   。 
    xiǎnɡ dé jiā zhōnɡ yè shēn zuò , 
    想    得 家  中    夜 深   坐  , 
    hái yīnɡ shuō zhe yuǎn xínɡ rén 。 
    还  应   说   着  远   行   人  。 
     
  • 《邯鄲冬至夜思家》
    .[唐].白居易.
    邯鄲驛里逢冬至,
    抱膝燈前影伴身。
    想得家中夜深坐,
    還應說著遠行人。
     
  • 译文
  • 注释
  • 诗评
  •  
    我居住在邯郸客栈的时候正好是冬至佳节,我抱着双膝坐在灯前只有影子与我相伴。我相信家中的亲人今天会相聚到深夜,还应该谈论着我这个远行人。
     
  • 【注释】
     
    ①邯郸(han dan):古都邑名。战国赵都。在今河北邯郸市西南。②驿:驿站,这里指客店。③想得:犹言想着。应:一定。
     

  • 赏析一
  • 赏析二
  • 赏析三

  • 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七绝的头两句“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 节倍思亲”,由于真切地表现了远在异国他乡的游子所共有的思家之情而为 人们所传诵。白居易的这一首,正是抒发“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感情的。
     
    第一句“邯郸驿里逢冬至”,不过是老老实实的纪实,但已点出很重要 的两点: 一、人在邯郸的客店,离家很远; 二、正当天寒岁暮之时,碰上了 冬至佳节。像冬至这样的佳节,在温暖的家中度过,才有意思;一个人在客 店里,孤孤单单,冷冷清清,怎么个过法?第二句“抱膝灯前影伴身”就写 他怎样在客店里过冬至节,双手抱着膝盖,枯坐在油灯前,暗淡的灯光照出 了自己的影子,这影子,就是唯一的伴侣!其凄凉、孤寂之感,已洋溢于字 里行间。凄凉孤凄,就不免思家; 而“抱膝灯前”,正是沉思的表情,想家 的神态。那么,他坐了多久,想了多久呢?这一句没有说,第三句作了暗 示: “想得家中夜深坐”,不是说明他自己也已经“坐”到深夜了吗?
     
    “抱膝灯前影伴身”一句,于形象的描绘和环境的烘托中暗寓思家之 情,已摄三、四两句之魂。三、四两句,正面写想家; 其深刻之处在于: 不 是直写自己如何想念家里人,而是透过一层,写家里人如何想念自己,家里 人在过冬至节,但由于自己奔波在外,所以这个冬至节肯定过得不很愉快; 已经深夜了,还坐在一起“说着远行人”。“说”些什么?诗人当然想得很 多,却没有写出,这就给读者留下了驰骋想象的广阔天地。每一个享过天伦 之乐的人,有过类似经历的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生活体验,想得很多、很 多。
     
    宋人范希文在《对床夜语》里说: “白乐天 ‘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 着远行人’,语颇直,不如王建‘家中见月望我归,正是道上思家时’有曲 折之意。”这评论并不确切。二者各有独到之处,正不必抑此扬彼。还是姚 培谦在把这首诗和李商隐的《夜语寄北》相比较时说得好:“ ‘料得闺中 (“闺中”应作“家中”,想是误记)夜深坐,多应说着远行人’,是魂飞到 家里去。”不是“魂飞到家里去”,又怎么能描画出家里人“说着远行人” 的动人情景呢?
     
    白居易是一位感情深挚,并善于推己及人的诗人,因而在自己思念对方 的时候,总想到对方也在思念自己,从而写出感人的诗句。例如《客上守岁 在柳家庄》有云: “故园今夜里,应念未归人。” 《望驿台》有云: “两处 春光同日尽,居人思客客思家。”这是关于亲人的。《江楼月》有云: “谁 料江边怀我夜,正当池畔思君时。” 《初与元九别,后忽梦见之,及寤而书 忽至》有云:“以我今朝意,想君此夜心。”这是关于友人的。白居易认为 “感人心者,莫先乎情,莫始乎言,莫切乎声,莫深乎义”,因而给诗歌下 了这样的界说: “诗者,根情、苗言、华声、实义。”要写出好诗,需要许 多条件,但没有健康的、深挚的“情”作为诗之“根”,又怎能产生“以己 之情动人之情”的作品呢?
  • 这首表现羁旅思家情怀的诗作,是这类题材中难得的一首好诗。
     
    第一句的句意与诗题相近,是叙说自己远离故乡,客居驿站,令人难堪的是客中逢佳节。首句虽只是淡淡地交代了时令与旅次客中,但实际上已经蕴含了思家的情怀,且为下文的枯坐灯前做了铺垫。此外,诗人在这里点出时令恰好是冬至。冬至在古代是一个很重要的节日,而且有庆贺的习惯,古人认为过了冬至,白昼一天比一天长,阳气上升,是个吉日,因此值得庆贺。在唐代,每逢冬至,朝廷总要放假,民间则互赠饮食,穿新衣,彼此贺节,与元旦相似。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冬至之夜是一年中最长的一夜。试想,诗人正是于这样的情形之下在“驿里”度过一个漫长难熬的夜晚。第二句顺势写来,正面叙写自己思家的情形,诗人在此抓住一个细节,“抱膝灯前影伴身”,冬至之夜,独自一人抱膝枯坐灯前,相伴的只有自己的影子,抱膝这一动作,活画出客居他乡游子的百无聊赖,“灯前”,说明是冬至之夜,而“影相伴”,则是更进一步写出其形影相吊的孤寂之感。
     
    接下来两句如果按照正常的思路来写,应当是描写自己如何思念故里,思念亲人,但诗人却说“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他不直说自己思念亲人,而用家人深夜在想念自己这一想象的情景来表现。诗人是由自己的深夜难寐思家,进而推想家人同样夜深不寐在思念自己。这样写,显然比直写自己的思家要来得更深沉,更有内含,同时也给读者留下了更为广阔的想象空间。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