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

诗词简介:        此诗前人多谓作于天宝初供奉翰林之时;今人则谓作于开元年间首次入长安之时,时李白正隐居在长安南之终南山。过,即访问。诗中写月夜下山访问姓斛斯之隐士,一路领赏幽美景色,以及至山人家饮酒吟歌等事,陶然忘机。诗全用赋体白描,无想象夸张之辞。风格自然真率,浑朴平淡,王夫之《唐诗评选》卷二云:“清旷中无英气,不可效陶。以此作视孟浩然,真山人诗尔。”

  • 原文
  • 拼音
  • 繁体
  • 《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
    [唐] ·李白,
    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相携及田家,童稚开荆扉。
    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
    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
    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
    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
  • xià zhōnɡ nán shān ɡuò hú sī shān rén sù zhì jiǔ 
    下  终    南  山   过  斛 斯 山   人  宿 置  酒  
    [ tánɡ ]  lǐ bái,
    [ 唐   ]  李 白 ,
    mù cónɡ bì shān xià , shān yuè suí rén ɡuī 。 
    暮 从   碧 山   下  , 山   月  随  人  归  。 
    què ɡù suǒ lái jìnɡ , cānɡ cānɡ hénɡ cuì wēi 。 
    却  顾 所  来  径   , 苍   苍   横   翠  微  。 
    xiānɡ xié jí tián jiā , tónɡ zhì kāi jīnɡ fēi 。 
    相    携  及 田   家  , 童   稚  开  荆   扉  。 
    lǜ zhú rù yōu jìnɡ , qīnɡ luó fú xínɡ yī 。 
    绿 竹  入 幽  径   , 青   萝  拂 行   衣 。 
    huān yán dé suǒ qì , měi jiǔ liáo ɡònɡ huī 。 
    欢   言  得 所  憩 , 美  酒  聊   共   挥  。 
    chánɡ ɡē yín sōnɡ fēnɡ , qǔ jìn hé xīnɡ xī 。 
    长    歌 吟  松   风   , 曲 尽  河 星   稀 。 
    wǒ zuì jūn fù lè , táo rán ɡònɡ wànɡ jī 。 
    我 醉  君  复 乐 , 陶  然  共   忘   机 。 
  • 下終南山過斛斯山人宿置酒
    [唐] 李白,
    暮從碧山下,山月隨人歸。
    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
    相攜及田家,童稚開荊扉。
    綠竹入幽徑,青蘿拂行衣。
    歡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揮。
    長歌吟松風,曲盡河星稀。
    我醉君復樂,陶然共忘機。
  • 译文
  • 注释
  • 诗评
  • 傍晚从碧山下来,山月在身后紧紧相随。
    回头看刚才走的道路,横卧的青山一片苍翠。
    我们携手来到田家,孩子们把柴门打开。
    绿竹长入幽僻径,青萝触拂行人衣
    我们为得到一个良好的休息场所而高兴,有美酒聊且同饮。
    长歌一曲松风和鸣,歌声停时但见银河之中众星稀。
    我已经醉了,你也十分欢乐,大家心旷神怡忘掉了一切。
  • ①却顾:回头看。

    ②翠微:青翠掩映的山峦深处。

    ③此句谓诗人路遇斛斯山人,相携到他的家。

    ④荆扉:柴门。

    ⑤青萝:即女萝,又名松萝,地衣类植物,常寄生在松树上,丝状,蔓延下垂。行衣:行人的衣服。

    ⑥得所憩(qi):得到休息之所,指被人留宿。

    ⑦挥:《礼记· 曲礼上》:“饮玉爵者弗挥。”郑玄注引何云:“振去馀酒曰挥。”此谓开怀尽饮。

    ⑧松风:古乐府琴曲有《风入松》。

    ⑨河星稀:银河中星辰稀少,谓夜已深。

    ⑩陶然:快乐陶醉貌。忘机:道家语,意谓忘却计较世俗得失。此指心地旷达淡泊,与世无争。
  • 【集评】 清·王夫之:“清旷中无英气,不可效陶,以此作视孟浩然,真山人诗耳。”(《唐诗评选》)
    清·沈德潜:“太白山水诗亦带仙气。”(《唐诗别裁集》卷二)

    【总案】 李白诗中有相当一部分受到六朝诗人的影响,在这首诗中则明显地有着陶渊明的影子,风格平和朴直,意境冲淡自然,都和陶诗相接近。但它和陶诗又不完全相同,它在平和中显出飘逸,自然中显出清新,这种清新、飘逸,也就是王夫之所说的“英气”,沈德潜所说的“仙气”。于此可见,一个伟大的作家,即使在刻意摹仿别人风格的时候,也会不由自主地表现出自己的个性特征来的。
  • 赏析一
  • 赏析二
  • 赏析三
  •     终南山东起蓝田,西至郿县,绵亘八百余里,主峰在长安之南,唐时士人多隐居于此。李白第一次上长安,终南山是不会不去的。诗中记的这次出游,应是由一位姓斛斯的隐士陪同,当夜即宿其家。

           李白诗中常言“碧山”,说者每苦不知确指,“碧山”可泛称青山,亦可专指,例如此诗即指终南山。游览竟日,薄暮下山时,兴致尚未全消,这时月亮已升上天空,陪伴着诗人同行,恰如儿歌所唱的:“月亮走,我也走,我跟月亮手拉手”,在自然景物中,此最有人情味者。诗人写着“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心中就有一种亲近自然的况味。到达目的地,松一口气,回看向来经过的山路,已笼罩在一片暮霭中,使人感到妙不可言。此时此刻,最叫人依恋呢。

             说斛斯先生与诗人同行,是从“归”和“相携”等措词上玩味出的。到达斛斯之家时,须穿过幽竹掩映,青萝披拂的曲曲弯弯的小路,“苔滑犹须轻着步,竹深还要小低头”,很平常,很有趣。而来开门迎客的,是斛斯家的小朋友。儿童有天然好客的倾向,今俗谓之“人来疯”,他们怕是早就盼着李伯伯的到来,才争着开门的。在斛斯家作客,真是得其所哉呀!主人道:“快上酒上菜,我们的客人早饿了呢”,于是就饮酒,就吃菜。“美酒聊共挥”,“聊”字见随便,而“挥”字更潇洒。这是“挥霍”的“挥”,“挥金如土”的“挥”。一口一口地呷酒不可叫“挥”,非“一杯一杯复一杯”、“会须一饮三百杯”不可叫“挥”。“酒酣耳热后,意气素霓生”,就为朋友歌一曲吧,如果没有琴,就请山头的松风伴奏也成。“酒逢知己饮,诗对会人吟”,李白“过斛斯山人宿置酒”之谓也。边喝边唱,不觉斗转星移,不知东方将白。王维对裴迪赠诗道“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李白对斛斯山人则道“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忘机”本道家术语,谓心地淡泊,与世无争。

             写眼前景,说家常话,其冲淡与平易不亚于孟浩然诗。冲淡不是清淡,不是淡乎寡味。有味如果汁、如牛奶,才可冲淡。冲淡固然要清水,然仅有清水可以谓之冲淡者乎?此诗所以其淡如水,其味弥长也。
  •        此诗约作于天宝初年李白在长安时。从诗题和所写内容看,诗人是在游完终南山(在长安南)之后,过访一位姓斛斯的隐者并与他月夜欢饮的。
           起句“暮”、“下”二字,点时兼写行踪。以下三句或进一步作补充说明,或描摹暮山景色,从而以生动传神之笔渲染出安逸、宁静、苍茫的气氛。再下四句承接上文,继写山下田园情景。“相携及田家”,说明诗人与斛斯山人路遇同归,从“相携”不难看出二人情谊之好;“童稚开荆扉”,幽雅之中杂以欢快气息,充满牧歌般的情调。一个“荆扉”,便已先令人产生了与烦扰的市朝绝不相类的古朴、静谧之感,何况“绿竹入幽径”,更何况“青萝拂行衣”呢?绿竹、青萝本具清雅、幽深的特点,再加上融融的月色和曲折深远的小径,便愈发使人觉其恬静、安逸了。这里,简笔勾勒妙景,无一费词,即深深传出诗人无比羡慕、喜爱的心情。
           最后六句写畅饮欢歌之乐。“欢言”,见出主客二人情投意合;“共挥”,表明酒逢知己,相对痛饮。两句诗向上回应“相携”,向下遥启末句,使全诗一线贯穿,浑然而不可分。相对欢言、共挥美酒之馀,复继之以“长歌”,以歌助酒,以酒佐歌,直唱到天河星稀的时分,则时间之久,饮酒之多,情感之浓都已在不言之中。“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这是痛饮长歌后的情景,主客双方陶然欲醉,忘却了尘世间的一切机巧之心,精神达到了极度纯朴的境界。诗以此作结,给人留下美好而深刻的印象。
           这首诗以形象的画面来开拓诗境,尽力把情感隐寓在画面之中,然而即使如此,相比起陶渊明的田园诗,还是更多一些雄快之气;相比起王维的田园诗,也更多一种活泼的生机,这大概便是李白田园诗的独特之处了吧!
  •        唐代李白的五言古诗。天宝三年 (744) 写于长安。终南山,又称 南山,在今陕西西安市南,为秦岭 主峰之一。斛(hú胡)斯山人,姓斛 斯的隐士。标题是说,李白下终南 山经过斛斯山人家,主人留宿并设 酒款待。诗是这样:“暮从碧山 下,山月随人归。却顾所来径,苍 苍横翠微。相携及田家,童稚开荆 扉。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欢 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长歌呤松 风,曲尽河星稀。我醉君复乐,陶 然共忘机。”苍苍,深青色。翠 微,指青翠掩映的山腰。荆扉 (fēi 非) ,用柴做的门。青萝,即松 萝,地衣门松萝科植物,常大批悬 垂于高山针叶林枝干间,少数生于 石上。憩(qì气),休息。挥,饮酒的 意思。松风,可能指琴曲《松入风》。 忘机,指消极无为、淡泊宁静的心 境。诗的大意是:傍晚从碧绿的终 南山下来,山顶的月亮随人而归。 回头看我走过的道路,山腰掩映在 深青的山岚里。主人与我携手到他 住处,有小孩出来打开柴扉。绿竹 间有条僻静的小路,两边的青萝擦 过我旅行的外衣。在欢声笑语中得 到了我休息的地方,面对好酒我们 杯杯见底。放声吟唱松风之曲,曲 子唱完已经夜深星稀。我喝醉了你 也快乐,我们畅快地沉浸在淡泊的 心境里。诗中写了作者与斛斯饮酒 高歌的情景,也描绘了终南山傍晚 的景色,反映了作者当时的心境。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03-18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niandai/tangdai/libai/124.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