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酒长安》老更成

2020-03-03 可可诗词网-诗词学术 https://www.kekeshici.com

《诗酒长安》老更成
陈国福
 
川剧作家罗祥勋不幸病逝了!为了缅怀罗老对戏曲事业的贡献, 四川电视台卫星频道播放了他的代表作《诗酒长安》。这是四川省川剧院1992年参加第六届振兴川剧会演 (第一轮) 的实况录像。剧写公元742年, 诗人李白因玉真公主举荐、被召入京三年的一段史实, 以其人之诗, 剖其人之心, 在川剧舞台上塑造出“又一个”独具风采的谪仙形象。剧作家将主人公与李、杨艳史交织一起, 直言不讳地揭露56岁的帝王强夺22岁儿媳的宫闱丑闻, 又有甄别地吸收了高力士脱靴、杨贵妃捧砚之类的民间传说。为着戏里的需要, 还虚构了花奴一家的悲欢离合。该院为此剧安排了强大的演员阵容, 著名中年演员杨昌林、张巧凤、何伯杰、徐寿年, 分饰李白、玉真公主、安禄山、高力士, 后起之秀古小琴、邓婕分饰杨玉环与花奴, 可谓群星闪烁, 极一时之盛。整个演出以贴近历史的舞台美术, 在服饰、化装及置景等方面作了大胆革新, 焕发出一种流光溢彩、充满诗意的盛唐遗风。借助电视, 重睹芳华, 在深切悼念的同时, 心底泛起绵绵思绪……
 
1961年, 我与罗祥勋同时调入新建立的四川省川剧学校实验剧团 (即今四川省川剧院) 。在同班共事以前, 早已久仰其名。他是江津县人, 1951年毕业于西南师范学院, 分配到西南文教局艺术处, 从事戏曲改革工作。50年代便创作、整理、上演、出版《孟姜女寻夫记》、《墙头马上》、《黄金印》等剧, 青年时代即已显露出令人瞩目的熠熠才华。60年代初期, 罗老深受郭沫若、吴晗新编历史剧理论和创作的影响, 才思敏捷, 自成佳构, 很快便写出《诗酒长安》初稿, 曾赴北京参加戏曲编剧进修班。正当此剧紧锣密鼓地准备投入排练, 谁知文艺界“风云突变”, 因现代戏勃起而被束之高阁。“文革”伊始, 《诗酒长安》又从尘封中清理出来, 剧中诗人李白竟向唐明皇上“万言赋”, 自然和它的作者一起成为批判对象。1983年5月, 四川省举行“振兴川剧”第一届调演, 《诗酒长安》终于亮相了!遗憾的是, 未能列入参演剧目, 而是作为“内部观摩”, “征求意见”, 直到1992年5月, 隆重纪念“振兴川剧”10周年, 方才与广大观众正式见面。演出获得很大成功, 荣膺大会颁发的优秀演出奖, 罗祥勋因毕生从事戏曲工作获得“荣誉奖”。
 
罗祥勋创作《诗酒长安》, 从中年写到老年, 其间几经沧桑, 真够让人辛酸的。当代中国作家经历的特殊的人生道路和遭遇的悲惨境遇, 从中可以窥见一斑。在人生的几起几落之后, 所幸一切皆成“逝者”, 所幸这个戏终于形之舞台, 并且因为卫星电视得以广泛传播。如果说, 《诗酒长安》创作初期, 剧作家为时尚所趋, 潮流所导, 尚有意无意地“古为今用”或“以古讽今”;“内部观摩”版因为“十年浩劫”而心存余悸, 常常使得剧作家执笔“四顾心茫然”, 将剧本改得颇有些“不尽人意”, 迨至90年代, 剧作家望七之寿, 进入一种不求闻达而又壮心不已的二元境界, 回首平生, 志在必得;一帘清风, 半床明月, 援笔重写《诗酒长安》。当他把自己溶入创作对象, 在历史的反思中否定旧我, 不作春蚕自缚, 誓效蛹化蝶飞, 决心作一篇总结式的“哲理文章”, 这就在新编历史剧的创作中产生飞跃, 它是剧作家全部知识的汇融, 也是剧作家全部人格的升华, 使剧作变得更加含蓄稳健, 醇厚绵甜而又回味隽永。
 
也许是受到“诗意画”启发, 诗可以转化为画, 也可以转化为戏, 引诗入戏, 以戏释诗, 诗、画、戏不相同, 但又相通, 在戏曲舞台上构成了一种别有韵味的“三重奏”, 而场内观众在审美活动中的再创造, 有时还可能高于诗、画、戏, 让人更多地感受到既是诗人李白的思想文词, 又是川剧高腔的舞台艺术。为了铺垫主人公进万言赋、一抒壮志的戏剧行动, 剧作家毅然割爱, 大胆删去旧稿中似嫌概念化的人物、情节或场景, 如媲美蜀西太白的东瀛文魁仲麻吕, 将三国夫人香车出游的“过场”, 扩展充实为一场重头戏, 剧作家从杜甫《丽人行》生发出《龙池泛舟》。大雅不作, 王风衰颓, 征夫离妇, 燕草秦桑, 恰是同代诗人心灵感受的折光。“三月三日天气新, 长安水边多丽人”, 正是帝京惠风和畅、红绿扶春时节, 杨贵妃偕同她那并承恩泽的亲姊妹, 即韩国夫人、虢国夫人与秦国夫人, 黄门飞鞍, 郊游逞骄, 安禄山在娘娘近前邀宠, 与附马张土自斗鸡取乐, 还要以花奴打赌押注。诗人李白犹醉眠长安酒肆, 忽闻天子下诏, 误以为是面圣谏君, 其实才是为贵妃泛舟赋诗助兴。眼见杨氏兄妹奢侈淫乱, 势焰熏灼, 李白心潮起伏, 悲愤填膺, 奋笔疾书, 直陈时弊。当他确知明皇拒纳忠言, 竟将“万言赋”付之一炬, 于是, 抚琴, 舞剑, 发泄胸中郁结的欢与悲, 从而将戏剧矛盾推向高潮《醉写沉香》。
 
这是诗人长安三年, 二次入宫。李白怀着“济苍海”、“安社稷”的政治抱负, 想像管仲、诸葛一样, 匡扶朝政, 治国安邦, 也曾自诩“我辈岂是蓬蒿人”。然而, 希望一再破灭, 决意“狂泼墨卖他千杯醉, 戏君前嬉笑权消万古愁”, 当着万岁金面, 巧令杨贵妃案前研墨, 高力士座下脱靴, 倾国比名花, 名花刺倾国, 率性挥发, 一气呵成, 写下了传诵至今的千古绝唱《清平调》三章。唐明皇如获至宝, 即令教坊被之管弦, 梨园献舞金殿。在艺术创作中, 夸饰和含蓄都具有美感, 前者可能酣畅淋漓, 后者可能清新细腻。《诗酒长安》将两者冶为一炉, 通过富于戏剧性的场面和动作性的细节, 刻画诗人的个性特征, 探索李白的内心奥秘:飘逸, 调侃, 狂饮, 诗绝, 可以怨, 可以讽, 酒醉心明白, 不傻装糊涂, 所谓魅力是也!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