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巧借银》

伯爵进来,见西门庆唱喏,坐下。西门庆道:“你连日怎的不来?”伯爵道:“哥,恼的我要不的在这里...

《伯爵巧起哄》

卷棚内又早放下八仙桌儿,前后放下帘栊来。桌上摆设许多肴馔:两大盘烧猪肉,两盘烧鸭子,两盘新煎鲜鲥鱼,四碟玫瑰点心,两碟白烧笋鸡,两碟燉烂鸽子雏儿。然后又是四碟脏子: 血皮、猪肚、酿肠之类。众人吃了一回,桂姐在傍拿钟儿递酒。伯爵道:“你爹听着...

《出轨受耻辱》

不说李娇儿与金莲结仇。单表金莲这妇人归到房中,捱一刻似三秋,盼一时如半夏。知道西门庆不来家,把两个丫头打发睡了。推往花园中游玩,将琴童叫进房,与他酒吃,把小厮灌醉了,掩闭了房门,褪衣解带,两个就干做在一处。正是: 色胆如天怕甚事,鸳帏云雨百...

《初调林太太》

西门庆那日归李娇儿房中宿歇,一宿无话。巴不到次日,培养着精神。午间,戴着白忠靖巾,便同应伯爵骑马往谢希大家吃生日酒。席上两个唱的。西门庆吃了几杯酒,约掌灯上来,就逃席走出来了。骑上马,玳安、琴童两个小厮跟随。那时约十九日,月色朦胧,带着眼...

《包占王六儿》

西门庆衙门中散了,到家换了便衣靖巾,骑马带眼纱,玳安、琴童两个跟随,径来韩道国家,下马进去。冯妈妈连忙请入里面坐了。良久,王六儿引着女儿爱姐出来拜见。这西门庆且不看他女儿,不转睛只看妇人。见他上穿着紫绫袄儿,玄色缎红比甲,玉色裙子,下边显...

《参劾提刑官》

话说安童领着书信,辞了黄通判,往山东大道而来。打听巡按御史在东昌府察院住札,姓曾,双名孝序,乃都御史曾布之子,新中乙未科进士,极是个清廉正气的官。这安童自思:“我若说下书的,门上人决不肯放。不如我在此等着放告牌出来,我跪门进去,连状带书呈...

《大哭李瓶儿》

迎春慌忙推醒众人,点灯来照,果然见没了气儿,身底下流血一洼。慌了手脚,走去后边报知西门庆。西门庆听见李瓶儿死了,和吴月娘两步做一步奔到前边,揭起被,但见面容不改,体尚微温,脱然而逝,身上止着一件红绫抹胸儿。这西门庆也不顾的甚么身底下血渍,...

《大闹丽春院》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又见中秋赏月,忽然菊绽东篱,空中寒雁向南飞,不觉雪花满地。一日,十一月下旬天气,西门庆在友人常时节家会茶饮酒,散的早,未等掌灯时分就起身,同应伯爵、谢希大、祝日念三个,并马而行。刚出了常时节门,只见天上彤云密布,又早纷...

《大闹授官厅》

有日经济到家,陈定正在门首,看见经济来家,衣衫褴褛,面貌黧黑,唬了一跳。接到家中,问货船到于何处。经济气得半日不言,把严州府遭官司一节说了,“多亏正宅徐知府放了我,不然性命难保。今被杨大郎这天杀的,把我货物不知拐的往那里去了。”先使陈定往...

《布福募缘僧》

却表吴月娘,一日二月初旬,天气融和,孟玉楼、孙雪娥、西门大姐、小玉出来大门首站立,观看来往车马,人烟热闹。忽见一簇男女,跟着个和尚,生的十分胖大,头顶三尊铜佛,身上抅着数枝灯树,杏黄袈裟风兜袖,赤脚行来泥没踝。自言说是五台山戒坛上下来的行...

《帮嫖丽春院》

却说西门庆那日同应伯爵、谢希大两个,家中吃了饭,同往灯市里游玩。到了狮子街东口,西门庆因为月娘众人今日都在李瓶儿家楼上吃酒,恐怕他两个看见,就不往西街去看大灯,只到卖纱灯的跟前就回了。不想转过弯来,撞遇孙寡嘴、祝日念,唱喏、说道:“连日不...

《常时节》

在西门庆的“十兄弟”中,常时节排名在后,远不如应伯爵那么活跃,常常跟在后面与大家一起吃喝玩乐而已,很不起眼。但作者在第五十五、五十六回却用了近镜头,工笔细画了他“得钞傲妻”的全过程,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帮闲们大都是破落子弟,家里穷。得钞...

《斥逐温葵轩》

那日是大妗子家去,叫下轿子门首伺候。也是合当有事,月娘装了两盒子茶食,点心下饭,上房管待。大妗子出门首上轿,只见画童儿小厮躲在门傍鞍子房儿大哭不止。那平安儿只顾扯他,那小伙子越扯越哭起来,被月娘等听见。送出大妗子上轿去了,便问平安儿:“贼...

《春梅卖雪娥》

守备见他只管声唤,又使张胜请下医官来看脉,说:“老夫人染了六欲七情之病,着了重气在心。”讨将药来,又不吃,都放冷了。丫头们都不敢向前说话,请将守备来看着吃药,只呷了一口,就不吃了。守备出去了,大丫鬟月桂拿过药来:“请奶奶吃药。”被春梅拿过...

《春梅游旧园》

话说光阴迅速,日月如梭。又早到正月二十一日。春梅和周守备说了,备一张祭桌,四样羹果,一坛南酒,差家人周仁,送与吴月娘。一者是西门庆三周年,二者是孝哥儿生日。月娘收了礼物,打发来人帕一方,银三钱。这边连忙就使玳安儿穿青衣,具请书儿请去。上写...

《玳 安》

西门庆家中有两个奴才的结果令人瞩目: 一个是春梅,后来成了周守备的堂堂正夫人,气焰极盛;另一个则是玳安,成了最后承受西门庆家业的接班人,人称“西门小员外”。假如说春梅最后能婢作夫人是由于机缘好,那么玳安能成为员外则完全是在于功夫深。 玳安的...

《翠馆遇情郎》

一日,经济在楼窗后瞧看,正临着河边,泊着两只剥船。船上载着许多箱笼桌凳家活,四五个人尽搬入楼下空屋里来。船上有两个妇人: 一个中年妇人,长挑身材,紫膛色;一个年小妇人,搽脂抹粉,生的白净标致,约有二十多岁,尽走入屋里来。经济问谢主管:“是甚...

《茶房初相会》

次日饭后,武大挑担儿出去了,王婆便踅过来相请。妇人去到他家房里,取出生活来,一面缝起。王婆忙点茶来,与他吃了茶。看看缝到日中,那妇人向袖中取出三百文钱来,向王婆说道:“干娘,奴和你买盏酒吃。”王婆道:“阿呀,那里有这个道理。老身央及娘子在...

《蔡 京》

《金瓶梅》一书不仅写了下层的芸芸众生,而且通过描写西门庆与上层官僚的勾结,也将矛头指向了权贵显要,乃至朝廷皇帝。崇祯本第一回就点出了西门庆之所以能横行乡里,就是因为会走门路,上头有保护伞: 说话的,这等一个人家,生出这等一个不肖的儿子,又搭...

《藏壶生风波》

堂客正饮酒中间,只见玉箫拿下一银执壶酒,并四个梨,一个柑子,径来厢房中送与书童儿吃。推开门,不想书童儿不在里面。恐人看见,连壶放下就出来了。可霎作怪,琴童儿正在上边看酒,冷眼睃见玉箫进书房去,半日出来,只知有书童儿在里边,三不知扠进去瞧。...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