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栏目
  • 苏洵
  • 苏辙
  • 曾巩
  • 曾巩《苏明允哀词并序》原文、赏析和鉴赏

    曾巩 明允姓苏氏,讳洵,眉山人也。始举进士,又举茂才异等,皆不中。归,焚其所为文,闭户读书。居五六年,所有既富矣,乃始复为文。盖少或百字,多或千言,其指事析理,引物托喻,侈能尽之约,远能见之近; 大能使之微,小能使之著; 烦能不乱,肆能不流。其...

    曾巩《秃秃记》原文、赏析和鉴赏

    曾巩 秃秃,高密孙齐儿也。齐明法,得嘉州司法。先娶杜氏,留高密。更绐娶周氏,与抵蜀。罢归,周氏恚齐绐,告县。齐赀谢得释。授歙州休宁县尉,与杜氏俱迎之官,再期,得告归。周氏复恚,求绝,齐急曰:“为若出杜氏。”祝发以誓。周氏可之。 齐独之休宁,...

    曾巩《越州赵公救灾记》原文、赏析和鉴赏

    曾巩 熙宁八年夏,吴越大旱。九月,资政殿大学士、右谏议大夫、知越州赵公,前民之来饥,为书问属县:“灾所被者几乡? 民能自食者有几? 当廪于官者几人?沟防构筑,可僦民使治之者几所?库钱仑粟,可发者几何?富人可募出粟者几家?僧道士食之羡粟书于籍者,其几...

    曾巩《游信州玉山小岩记》原文、赏析和鉴赏

    曾巩 去县治所东南二十五里,有山秀特卓诡,介然出于群峰之表。下有浮图,幽邃冲静,栋宇朴约,无彩饰刻镂,而与俗绝远。游其间,真若排阊阖,登阆风,追伯侨、羡门而与之驰骋,翩翩然有超忽荒、烟外之意。景祐二年,家尊受诏为是邑宰,仆侍偕来。至未周岁,...

    曾巩《抚州颜鲁公祠堂记》原文、赏析和鉴赏

    曾巩 赠司徒鲁郡颜公,讳真卿,事唐为太子太师,与其从父兄杲卿,皆有大节以死。至今虽小夫妇人,皆知公之为烈也。初,公以忤杨国忠斥为平原太守,策安禄山必反,为之备。禄山既举兵,与常山太守杲卿伐其后,贼之不能直窥潼关,以公与杲卿挠其势也。在肃宗时...

    曾巩《齐州北水门记》原文、赏析和鉴赏

    曾巩 济南多甘泉,名闻者以十数。其酾而为渠,布道路,民庐官寺无所不至,潏潏分流,如深山长谷之间。其汇而为渠,环城之西北,故北城之下疏为门,以泄之。若岁水溢城之外,流潦暴集,则常取荆苇为蔽,纳土于门,以防外水之入。既弗坚完,又劳且费。至是始以...

    曾巩《趵突泉记》原文、赏析和鉴赏

    曾巩 按图泰山之北与齐之东南诸谷之水,西北汇于黑水之湾,又西北汇于楩崖之湾,而至于渴马之崖。盖水之来也众,其北折而西也,悍疾尤甚,及至于崖下,则泊然而止。而自崖北至于历城之西盖五十里,而有泉涌出,高或至数尺,其旁之人名之曰趵突之泉。齐人皆谓...

    曾巩《思政堂记》原文、赏析和鉴赏

    曾巩 尚书祠部员外郎、集贤校理太原王君为池州之明年,治其后堂北向、而命之曰思政之堂。谓其出政于南向之堂,而思之于此也。其冬,予客过池,而属予记之。 初,君之治此堂,得公之余钱,以易其旧腐坏断,既完以固,不窘寒暑。辟而即之,则旧圃之胜,凉台清...

    曾巩《醒心亭记》原文、赏析和鉴赏

    曾巩 滁州之西南,泉水之涯,欧阳公作州之二年,构亭曰“丰乐”,自为记以见其名之意。既又直丰乐之东几百步,得山之高,构亭曰“醒心”,使巩记之。 凡公与州之宾客者游焉,则必即丰乐以饮。或醉且劳矣,则必即醒心而望。以见夫群山之相环,云烟之相滋,旷...

    曾巩《鹅湖院佛殿记》原文、赏析和鉴赏

    曾巩 庆历某年某月日,信州铅山县鹅湖院佛殿成。僧绍元来请记,遂为之记曰: 自西方用兵,天子宰相与士大夫劳于议谋,材武之士劳于力,农、工、商之民劳于赋敛; 而天子尝减乘舆、掖庭诸费,大臣亦往往辞赐钱,士大夫或暴露其身,材武之士或秉义而死,农、工...

    曾巩《拟岘台记》原文、赏析和鉴赏

    曾巩 尚书司门员外郎晋国裴君治抚之二年,因城之东隅,作台以游,而命之曰拟岘台,谓其山谿之形,拟乎岘山也。数与其属与州之寄客者游,而间独求记于予。 初,州之东,其城因大丘,其隍因大谿,其隅因客土,以出谿上。其外连山高陵,野林荒墟,远近高下,庄...

    曾巩《宜黄县学记》原文、赏析和鉴赏

    曾巩 古之人,自家至于天子之国,皆有学。自幼至于长,未尝去于学之中。学有《诗》、《书》、六艺,弦歌洗爵,俯仰之容,升降之节,以习其心体、耳目、手足之举措; 又有祭祀、乡射、养老之礼,以习其恭让; 进材、论狱、出兵、授捷之法,以习其从事; 师友以解...

    曾巩《学舍记》原文、赏析和鉴赏

    曾巩 予幼则从先生受书。然是时,方乐与家人童子嬉戏上下,未知好也。十六七时,窥六经之言与古今文章,有过人者,知好之。则于是锐意欲与之并,而是时家事亦滋出。 自斯以来,西北,则行陈、蔡、谯、苦、...

    曾巩《墨池记》原文、赏析和鉴赏

    曾巩 临川之城东,有地隐然而高,以临于溪,曰新城。新城之上,有池洼然而方以长,曰王羲之之墨池者,荀伯子《临川记》云也。羲之尝慕张芝,临池学书,池水尽黑,此为其故迹,岂信然耶?方羲之之不可强以仕,而尝极东方,出沧海,以娱其意于山水之间,岂有徜...

    曾巩《与王向书》原文、赏析和鉴赏

    曾巩 巩启: 比得吕南公,爱其文。南公数称吾子,然恨未相见。及至南丰,又得黄曦,复爱其文。而吾子亦来,以文见贶,实可叹爱。吾子与吕南公、黄曦皆秀出吾乡,一时之俊,私心喜慰,何可胜言?惟强于自立,使可爱者,非特文词而已。此鄙劣所望于三君子也。道...

    曾巩《谢曹秀才书》原文、赏析和鉴赏

    曾巩 巩顿首,曹君茂才足下: 嗟乎!世之好恶不同也。始,足下试于有司,巩为封弥官,得足下与方造、孟起之辞而读之,以谓谊在高选;及来取号,而三人者皆无姓名,于是怃然自悔许与之妄。既而推之,特世之好恶不同耳;巩之许与,岂果为妄哉? 今得足下书,不以解...

    曾巩《谢杜相公书》原文、赏析和鉴赏

    曾巩 伏念昔者,方巩之得祸罚于河滨,去其家四千里之远。南向而望,迅河大淮,埭堰湖江,天下之险,为其阻厄。而以孤独之身,抱不测之疾,茕茕路隅,无攀缘之亲,一见之旧,以为之托;又无至行上之可以感人,利势下之可以动俗。惟先人之医药,与凡丧之所急,...

    曾巩《寄欧阳舍人书》原文、赏析和鉴赏

    曾巩 巩顿首载拜,舍人先生: 去秋人还,蒙赐书及所撰先大父墓碑铭。反复观诵,感与惭并! 夫铭志之著于世,义近于史,而亦有与史异者。盖史之于善恶,无所不书,而铭者,盖古之人有功德、材行、志义之美者,惧后世之不知,则必铭而见之。或纳于庙,或存于墓...

    曾巩《序越州鉴湖图》原文、赏析和鉴赏

    曾巩 鉴湖,一曰南湖,南并山,北属州城、漕渠,东西距江,汉顺帝永和五年会稽太守马臻之所为也,至今九百七十有五年矣。其周三百五十有八里,凡水之出于东南者皆委之。州之东,自城至于东江,其北堤,石楗二,阴沟十有九通民田。田之南属漕渠。北、东、西属...

    曾巩《书魏郑公传后》原文、赏析和鉴赏

    曾巩 予观太宗常屈己以从群臣之议,而魏郑公之徒喜遭其时,感知己之遇,事之大小,无不谏诤。虽其忠诚自至,亦得君而然也。则思唐之所以治,太宗之所以称贤主,而前世之君不及者,其渊源皆出于此也。能知其有此者,以其书存也。及观郑公以谏诤事付史官,而太...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